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周江】昨日重现(一)

*私设如山,现实背景,私设各个战队都是保护第二世界的秘密警/察,第二世界的战斗需要展开类似结界的东西,本文出现的私设成鬼阵。

*可能会有ooc。




S区清晨八点,轮回基地一层,江波涛拖着箱子抬头看了一眼气势恢宏的建筑,眼底映出一片浅蓝色的天空。

方明华在大厅里等他,轮回徽章在左胸闪闪发光。见到江波涛也不生疏,打了个招呼神神秘秘地拖着他绕过正门直上七楼。江波涛心里已经有了猜测,果然门打开的一瞬间他一句哈啰没说完三个大型犬似的男人扑了上来,嗷嗷叫着欢迎欢迎,天道好轮回。

桌子上摆着蛋糕,墙壁上挂着彩带,房间里到处是气球。江波涛看到正对面贴满了照片,有一张是一个年轻的黑发青年,侧着脸,嘴角含笑,表情温柔。三个年轻的队友还在嗷嗷叫,房间里巨大的BGM声相当热闹,江波涛从箱子里掏出几个盒子,那是提前准备好的礼物。

“嗷我先挑!”

“杜明死开死开!”

“卧槽这有什么好抢的?我先来不就好了?”

“小江啊……”

方明华脸上微笑着把吴启杜明吕泊远一个一个提起来介绍,江波涛看到他手臂上的青筋都出来了。难怪轮回的奶妈和一众打手打擂台也游刃有余,带孩子真辛苦。

“哈哈哈,大家真热情,以后肯定会相处得很愉快。”他眯着眼睛笑笑,对着他们伸出手。杜明手还没伸过来就被方明华一巴掌推到一边去,方明华递过来一个包裹,打开来看里面是一套轮回的队服,银色徽章造型精美,端正地放在盒子中间。

今天开始他就是轮回的一员了。

午后两点钟,江波涛出现在轮回基地负一层,方明华穿了一身便装在大厅里等着他,模样像是大学里的学长。他抿着嘴没什么表情,看到江波涛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江波涛跟在他后面几步远的地方,想起了关于轮回枪王的那些八卦。 他清楚轮回找上他的原因。轮回的王牌在三年前神之领域的那场战斗里受到重创,记忆一度混乱,行为失控。他听说过枪王在战场上屠杀己方的暴行,荒火碎霜喷吐子弹,没人能阻止,也没人敢阻止。

而方明华告诉他,枪王失控的原因只是因为身边缺了一位魔剑士而已。

江波涛,前贺武战队队长,现轮回战队队员,职业魔剑士,对精神领域的控制登峰造极。枪王是头失控的狮子,而他会成为狮子的镇定剂。

“这就是……枪王?”

江波涛诧异,培养舱里沉睡着的男人太过年轻,黑发随着细小的气泡在液体中飘动,一张脸棱角分明,五官精致俊美,是让人惊艳的好看。他闭着眼,从江波涛靠近就开始不安稳,睫毛轻轻颤抖着,透明的呼吸器下,嘴唇小幅度地动了动。

“他有意识吗?”

江波涛问,他又贴近了些,手指贴在玻璃上。真凉。

“有,但是很薄弱,毕竟已经睡了两三年了……我的天。”方明华的声音抖了抖,江波涛回头,看到一只骨节分明的,苍白的手。

艰难地穿过粘稠的液体贴在了玻璃上,十指相扣般的,和他温暖的手贴在一起。

“他很喜欢你,小江。”方明华说,转身噼里啪啦操作着仪器:“你一定可以控制好他,就像三年前一样。”

江波涛心说三年前的那位前辈也是魔剑士没错,但我并不觉得现在的自己有和他比肩的能力。但他鬼使神差地只说了一句:“好。”

培养舱里的液体缓慢退去,轮回的枪王睁开了眼。那双眼睛空洞得像是死人的眼睛,冷漠到极致。他的面容英俊,身材修长,皮肤是病态的白,整个人仿佛一尊精美的雕塑。方明华隔着厚厚的玻璃看着他,眼底悲伤的情绪几乎要溢出来。

江波涛不懂他在难过什么。恍然间又觉得自己初来乍到不方便打听轮回内部的事情,于是别过脸假装没看到。他的目光重新回到培养舱里的人身上,忽然间心跳漏了一拍,后背一阵发寒。

——他在看我。

江波涛身体僵硬了一两秒,这一两秒内他脑子里闪过大堆光怪陆离的画面,然后瞬间炸成一片虚无的白。他同枪王对视,不知为何从那双死人的眼睛里看到了模糊的水光。他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这时方明华伸手拍了拍他递过来一张纸巾。他没回头也没接,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触到了温热的液体。

“那么我先回去了,辛苦大明前辈了,我会好好照看枪王……小周的。”江波涛说,顺手把外套披在他身后的周泽楷身上。刚刚从培养液里出来的人浑身冰凉,外套带着江波涛的体温,很暖很舒服。

方明华挥手告别,目送着他们离开。杜明吴启吕泊远三个人从旁边冒过来,齐刷刷叹气。

“真的是副队啊。”吴启说。

“那当然,不要质疑奶妈的识人能力。”杜明说。

“这和奶妈有什么关系,你夸我能不能直白一点?”方明华听了想打人。

“话说队长和副队三年前到底到什么程度了啊?大明你知道吗?”吕泊远强行拉回话题。

方明华无奈:“不知道,小江太聪明了,队长又害羞,看不出来。”

杜明说:“他们这一个两个都断片儿,会不会忘了谁攻谁受啊?那副队这么机灵会不会趁队长傻不拉几的时候反攻啊?”

吴启一拍腿:“不可能!你看副队那身板儿队长一只手也给按住了,反攻?不存在的。”

吕泊远插在他们俩中间:“副队心黑啊,就算断片儿了也不可能断成白的,他刚刚看队长那表情我太熟了,完全是在看隔壁狗子啊。”

杜明:“什么叫你太熟了,我也熟啊。”

吴启:“我也熟啊!”

方明华烦死了:“我看你们仨也像狗子,三条单身狗,都滚去训练。”

来自已婚人士的暴击。

江波涛出门的一瞬间被阳光刺了一下,S区气温偏高,穿着短袖也不觉得凉,但周泽楷的体温仍然低得惊人。他想周泽楷刚刚从培养液出来身体大约很虚弱,结果这人除了傻了点也没什么不适应。能走能跑,步子比江波涛还稳。江波涛在他出来前伸手去遮他的眼睛怕他被阳光晃花眼睛,他有些不解地偏过脑袋,嗯了一声表达疑惑。

“小周,你要不要戴个墨镜什么的……这么久没见光,眼睛不会不舒服吗?”

周泽楷摇摇头,脑袋上呆毛翘了翘。江波涛有点尴尬地收回了手,掌心蹭过柔软的睫毛。

睫毛好长……眼睛真好看。江波涛暗搓搓想。

“小周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嗯……”呆呆的。

“有什么想吃的?”

“嗯……”歪着头,看起来在痛苦地思考。

江波涛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答案,于是自己做了决定:“反正现在时间还早,小周去我家休息一会儿吧,今天晚上我们在家里吃。”

“嗯!”眼睛都亮了。

“想吃……江做的。”

江波涛愕然,这是周泽楷主动说的第一句话,声音很低还有点哑,但是不妨碍好听。江波涛听得耳朵麻酥酥的,心说自己被叫了那么多年名字,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念得那么好听。

他并没有意识到,还没有告诉他自己的名字。

江波涛家不大,但是位置很好,站在阳台上可以晒着太阳看到公园里蓝色的人工湖。周泽楷看起来很高兴,钻到卧室里抱了只毛绒企鹅就坐沙发上玩游戏去了。玩了一会儿又起身跑到厨房,帮着江波涛洗菜。

“小周你去沙发上玩吧,大明要是知道他们枪王被我提回家洗菜,说不定要和我拼命的。”他有点不好意思,怎么说周泽楷也算客人。在培养液里睡了三年刚醒就又是买菜又是做饭的,还捏着土豆轻车熟路地刮皮。

周泽楷摇头,江波涛于是也不赶他,一面叮叮当当忙自己的一面和他聊,感觉自己像在对着树洞倾诉感情的青春期少女。

“我上周才搬来这里,原本想住宿舍的,结果大明给我塞了把钥匙说都打扫好了。我住了两天,觉得这里太空了,一个人怪怪的,就又搬回去了。正好小周你来了,可以一起住。”

“嗯,挺好。”

“今天大明跟我说就是准备让我们一起住的……我刚刚从柜子里面找到了一个包,里面的东西都是双份的,都准备好了。你等会儿去看看还需要什么。”

“好。”

“小周你……”他的声音猛地停住了,大脑嗡嗡作响,整个人下意识往周泽楷那边贴过去。周泽楷左手举着土豆,手指不停颤抖,有淡红色的血从拇指指腹流下来。他用了极大的力气咬牙克制着,神经绷紧,耳边接连不断炸裂的声音挥之不去。

江波涛抱住了他的脑袋,魔剑士的眼睛泛起银蓝色的光,温柔的声音把杀戮的冲动压了下去,周泽楷平静下来,指腹的血滴到了地上,已经是正常人的鲜红色了。

“……江,没事了。”周泽楷被他抱着,声音有点闷。江波涛这才回过神来,看看手里天链魔剑都拿出来了,周泽楷一旦暴起就会被毫不留情地抹杀掉。

江波涛有点尴尬,头一次接触精神波动他有些慌,情急之下做了最坏的打算。周泽楷盯着他的武器看了几眼,意图被看穿,江波涛脸都红了。

江波涛:“……”我不是我没有。好吧我有一点。

“江,不要怕……不会伤害江。”周泽楷说,完全没有一个差点被杀的人的自觉,顺势两只手环上去抱住江波涛的腰,还把脸在人胸口前蹭了蹭。

江波涛:“……”

周泽楷最后还是被赶出了厨房,土豆还捏在手里,他转身去还土豆。拇指上贴着十分少女心的企鹅图案创口贴,他笨拙地用剩下几根手指护着土豆,一下一下敲着厨房的玻璃门。经历了一场意外的江波涛有点气鼓鼓的抄着铲子翻菜,一侧头看到枪王举了个小土豆一脸焦急地敲来敲去。

是有多饿啊,急成这样。他张了张嘴,最后没说什么。

那顿饭两个人都吃得很满意,江波涛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实在懒得做菜,轮回的食堂也比贺武好了不止一星半点。他一边吃一边抬头看周泽楷,对方腮帮子鼓鼓的松鼠似的,看起来可爱极了。

“还适应吗?”江波涛喝了口汤问:“有没有咸啊?我好久没下厨了。”

周泽楷用力把嘴里这一口咽下去,说:“很好吃。”说完还露出一个纯良无害天使般的笑容。江波涛莫名又想起了自己饭前的暴行,心里有点点愧疚。

“等会儿出去散步吧,顺便买点零食。哦对了,还要去买几套衣服……”

“不用。”周泽楷说,跑到屋里翻了翻,把柜子上面的箱子拽了下来。里面是几套男款衣服,从外套到内裤袜子一应俱全。

“咦……小周你怎么找到的……”话一出口他就反应过来了,他抬头看周泽楷,周泽楷低头看他。

江波涛忍住了垫脚的冲动。


评论 ( 14 )
热度 ( 233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