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方王】恋爱病

之前参加方王极限大逃猜的文。原本定时在七夕发,今天突然发现被屏蔽了……

已交往设定,有一点点车注意。




谈恋爱的人,喝水都是喝水水,吃饭都是吃饭饭,睡觉都是睡觉觉,洗澡都是洗白白。


综上所述,谈恋爱的人都是有病病的。



王杰希半睡半醒间莫名其妙想到这句话。他忘了自己是在哪里看到的,抱着手机刷少女博主似乎不是他能干出来的事。可他又确确实实在哪里看过这句话。思来想去,搞不清楚,最后恍然大悟,八成是方士谦分享的。


这个八成在王杰希脑海里等同于肯定。到底是不是方士谦分享的有待商榷,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王杰希脑海里总会冒出一些魔术师思维都无法解释的想法,罪魁祸首不管是不是都通通定义为方士谦,不讲道理到让人怀疑魔术师是不是要转行为流氓。


方士谦在他背后睡得喷喷香,怀里抱着巨大的王不留行抱枕,是小号转发微博抽奖的时候难得欧气爆棚抽到的。那时候王杰希跟他还处于尴尬的冷战期,王杰希无意看到这人鬼鬼祟祟地把这东西抱到宿舍的时候险些怀疑副队长要偷偷扎小人。正式同居以后方士谦郑重地把这个等身抱枕安排到了他们的超大size床上。“本来是想扔到垃圾堆里的,毕竟你那时候那么烦,”方士谦写作高冷读作傲娇地解释,“可是是我第一次微博中奖,有纪念意义,想想还是留下了。”


王杰希理解地点了点头,然后毫不留情地把印着自己脸的抱枕一脚踢到了床下,引发了方士谦“啊啊啊啊啊卧槽今天没拖地”的嚎叫。就像偷偷摸摸开了100个小号转发抽奖微博一样,他偷偷摸摸珍惜这个抱枕。抱枕上有王杰希亲手签下的签名和官方的粉丝福利:微草队长王杰希按照粉丝要求亲笔写给粉丝的话。王杰希程式化地写了五十份,早已忘了自己都写了些什么。方士谦宝贝这个抱枕跟宝贝他的命根子一样,偏偏把亲笔写下那一行字的地方小心翼翼地裁掉了,又买了同款的抱枕裁下那块空白补在这一个上。


……这个行为连魔术师都没办法理解。


王杰希伸手去摸床头柜的手机。他不想开灯,方士谦睡觉很轻,一点灯光就能把他刺醒。他慢慢腾腾地摸索,感觉手指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挂件,顺着挂件一扯就摸到了手机,不过不是他的,是方士谦的。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下时间,凌晨两点十五分。


才睡了不到四十分钟。王杰希想。他侧着身子,把手机屏幕的亮光窝在自己怀里,一点儿都不漏出去。



四十分钟之前,他们还在持续那场甜腻又磨人的情事。王杰希今天有应酬,回来得晚了些,身上还染了酒气。他已经退役,在酒桌上的时候不好再推辞喝酒,又本能地想替高英杰挡两杯。


他皮肤白,是那种偏冷的白,喝了酒也不上脸,只是耳根微微地泛红,呼吸间带了些微熏的酒气。门口放着摆好的拖鞋,屋子里亮着暖黄色的灯光,方士谦仰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一头银灰色短发刺猬似的胡乱翘着,四仰八叉毫无形象,听到门锁的响声就乖乖坐起来,大型犬似的杵在门口,等着王杰希给他一个爱的抱抱。


不过有时候也会等到爱的亲亲,比如今天。王杰希这人酒量真的不怎么样,酒品说实话也不怎么样,不过藏得好,在外人跟前始终端着,看起来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等到了亲近的人跟前就像戳破了的气球一样,哗啦一声全破功了。但也不会太失态,酒品不好的具体表现是会对着方士谦耍流氓,而后者往往是嘴上说着“老王你喝多了”身体立刻起反应,非常诚实地顺坡下驴,抱着他的前任小队长就在沙发上滚成一团。


方士谦不喜欢王杰希嘴里的酒味,但喜欢极了他眼尾和耳尖都染上淡淡红色的样子。王杰希身上笔挺的西装外套三两下就扯下来随手丢开,价格不菲的衬衫在亲吻中拉扯得满是褶皱。方士谦想替他解开领带,对方拍拍他的手背,居高临下地骑坐在他腰间,单手将那条考究的领带扯开。


看起来很性感,方士谦吞了吞口水,然后忍不住说:“老王啊……你把扣子抠掉了。”


扣子能跟主动骑/乘的王杰希比么?


于是扣子的事情很快就抛到了九霄云外。方士谦没看到王杰希从哪捞出来的润/滑剂,他的视线都在老王细白的腰上,感觉对方只是一弯腰的功夫就捞出了一瓶润/滑剂。他家沙发底下没藏过这种东西,所以只能是王杰希自己带的。在西装里藏润/滑剂出去应酬,方士谦想,可能这就是魔术师的思维吧……不对。


他抓住对方忙着旋开盖子的手:“早就计划好了?”


“……也不早。”王杰希犹豫了一下,“进门的时候。”


“从哪里掏出来的啊?”方士谦指指他手上的东西。王杰希微微皱了皱眉毛,他这个表情方士谦在赛场上看了无数次,在这会儿看到有点出戏。他克服了一下,追问道:“沙发底下有这个吗?”

这就是魔术师的秘密了。王杰希笑笑,低头吻下去,把舌尖那点辛辣的味道渡过去,于是方士谦很怂地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从王杰希手里抢过那盒东西淋在自己的手指上,对方抬起腰把西裤褪到腿弯,两腿间已经湿漉漉的了。


“你有这么想我吗?”刚一进去就感受到对方的热情,方士谦忍不住嘟囔,“才一天而已啊。”


王杰希眯着眼睛笑。老王每次这么笑都让他莫名想到狐狸崽子,方士谦抿住嘴不再说话,抱着王杰希上下动作。


王杰希生活算得上自律。事实上,职业选手虽然少不了通宵,在平时训练时间作息却大都很健康。这份作息延续到了退役以后,却被方士谦打破了。


他盯着方士谦的锁屏看了一会儿,忽然改变主意了。于是又翻了个身,用脚去踢方士谦的背。
王杰希这人看着一本正经的,其实乱七八糟的小毛病特别多。只是藏得好,别人隐隐约约察觉一点,也只是冰山露出海面的一点尖尖角。方士谦没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觉得他事儿精,等到真正确定了关系,反而越发觉得可爱,把双标贯彻到底。


这会儿也是,睡得迷迷糊糊被踢了两脚也不恼,扔了怀里的抱枕翻过身去抱真人。王杰希本尊远比抱枕难伺候,指名道姓地要吃清汤面。方士谦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在他脸上响亮地吧唧一口,动作利索地起了床。


方士谦选了个小锅,想了想又换了个大一点的。他倒是不饿,可本能地多加了一份面。而三年前他一个人在国外的时候,总习惯把两人份的食物慢慢减到一个人。食物填满人的胃,填满人的心,把多余的食材从锅里捞出来的时候他总会想起王杰希,想起他的小队长,食材在锅里慢慢沸腾,胸腔里的温度却在慢慢下降。


电磁炉上锅里的水已经煮沸了,咕嘟咕嘟冒出温暖的气泡。方士谦下了面条,用筷子在锅里搅了搅,盐,鸡精,虾皮,酱油轻轻倒进去。


想了想,又打开冰箱,拿了一个鸡蛋。



王杰希在床上和自己的抱枕面对面,大眼瞪小眼。


想起了一些事,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忽然想起来了,就觉得有点不爽。说出来显得太矫情,憋着又有些膈应。再怎么说今天主动动来动去的是自己,受累的是自己,躺着舒服的人去做点吃的,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忘了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反正方士谦那会儿不喜欢他,有时就很小孩子气,变着法儿气他,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法子,就是请周围的人去他家里玩。每次请那么一两个,做上一桌子吃的。


王杰希是不关心这些事的。可队里的人回来时总爱在不经意说一说,他无心去听墙角,却又确确实实听到了。他那时不在意,却在时隔多年的现在突然介意起来。


“老王起来吃面。”方士谦在外面喊他。


王杰希面不改色,冷静地说:“你端进来。”


方士谦:“……你别洒床上了啊。”


他把热气腾腾的汤面端进来。清汤白瓷碗,卧着一个溏心蛋。王杰希用筷子戳开薄薄的蛋白,粘稠的蛋黄慢慢流出来,咬在嘴里有种让人感动的香味。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方士谦坐在一边拖着腮帮子看他吃,忽然说,“你还记不记得第五赛季那会儿的那件事……?”


王杰希嘴里含着面条“唔”了一声。


“就是……我请了微草除了你以外的人吃饭。”方士谦挠挠头发,“估计你也不记得了吧,那时候你心里根本装不下别的事。”


王杰希把嘴里的面条吞下去,没说话,又咬了一口。


“我当时并不是针对你,也不是想气你。”方士谦说,“我那会儿做饭很难吃,看你每天都吃不下什么东西,就想自己做一点。但是……我自己又不太能吃出来,老王你别怪我,吃不死人,真的,他们肚子疼和我没关系的。”


“……”


方士谦继续说:“后来没坚持住,比赛也越来越忙了。直到退役,把技能点清零,都加到了厨艺上。”


他伸出手,去捏王杰希塞得鼓鼓的脸:“好吃吗?”


王杰希点头。


“好吃。”他的小队长说。“不愧是治疗之神。”


把所有的恋爱病,都变成柔软和甜蜜。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388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