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周江/穿浪】一次并不美好甚至留下心理阴影的穿越

 @狩 脑袋的生贺,紧急摸了一篇,脑袋生日快乐~

本来想写周江穿浪4p但是最后变成了沙雕文


1


江波涛面对着穿衣镜,整理了一下对面人立起的衣领,轻轻把对方转向镜子:“还合适吗?”


答案是肯定的。无浪点了点头,眼睛盯着镜子,却并不是在看自己。身边的江波涛是他的创造者,他们有一样的脸,一样的声音,在另一个空间或许也共享一个灵魂。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荣耀》世界和现实世界重叠,他来到江波涛身边已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窗外雨水淋漓,无浪摸了摸身上江波涛的黑色衬衫,柔软轻薄,是他所在的世界里没有的布料。他有些不安地看向窗外,江波涛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情,搭着他的肩膀柔声安慰:“不要怕,这里没有敌人。小周刚刚告诉我一枪也来了,你们等一下就可以见面。”


无浪点点头:“谢谢你,主人。”


江波涛被他叫得哭笑不得:“这里的世界观跟你之前的荣耀世界不太一样,以后我慢慢跟你说。如果一时半会儿回不去的话。在这里不用叫主人,你就……”他思考了一下,“叫我哥就好了。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他一边说,一边从冰箱里拿了一盒甜甜圈摆在桌子上。主人比想象中要温柔,无浪咬着甜甜圈暗戳戳地想,在荣耀里被江波涛指挥的时候,对方给他的感觉其实不太好,有种难以捉摸的诡异感。没想到在现实世界里居然是这样的人……无浪眨眨眼睛,心底有点小雀跃。


他有很多事情想问,但还没来得及问就被打断了。门外传来脚步声,江波涛起身去开门。小周来了,无浪听到他在心里这么说,我的恋人来了。



2


部分账号卡的能力受主人性格的影响,无浪就是其中的一个。在一定范围内,他能听到周围的人心里的声音。这个能力在被主人操控着对战的时候没什么用处,但在账号卡自由活动时间却帮了他不少忙。


现在却有些尴尬了。他瞪向身边穿着周泽楷短袖白T的一枪穿云,示意对方停下脑子里乱七八糟的黄色想法,却被抓住手用力捏了捏。


一枪穿云这家伙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在这个地方……在他们主人面前。


“有这个想法的不止我一个。”一枪穿云贴着他的耳朵笑了笑,“你以为是谁指使的我?”


无浪心里一惊,抬头本能地看向江波涛身边的周泽楷,枪王的操纵者本人也长着一张全方位无死角的帅脸,正贴着江波涛说些什么,无浪身子一僵,发觉这间屋子里的四个人有三个都在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只有他对此还一无所知。


无浪决定拯救一下他们。


当你洋洋得意的时候,他就会有所行动。


无浪从桌子下面翻出一盒扑克:“既然大家都这么想了,我们斗地主吧。”


3


于是他们就开始了一场快乐的跨界斗地主。


才怪!这么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在场的三位都是成年人了,怎么允许无浪一个小孩子做决定?就算他男朋友一枪穿云宠他,答应了斗地主,他男朋友的主人也不会答应的。大家说到底都是一对儿,有话摊开说,但是绝对不是斗地主这种话!


“可是……我们才刚见面,”无浪试图挣扎一下,“我会很不好意思。”


“通过这种方式可以最快地拉近感情。”一枪穿云恬不知耻地接话。


周泽楷给自家账号卡点赞:“嗯。”


江波涛犹豫了一下:“如果无浪不同意的话……”


“无浪一直是这个样子,”一枪穿云突然委屈,“每次都是,从来没有哪一次配合。”


“是不是,技术不行?”周泽楷眨眨眼睛,一针见血提出问题。


“我的技术就是你的技术。”一枪穿云说,在周泽楷接收他以后,他身上属于前主人的部分就全部清零了。


周泽楷想了想,面向江波涛:“是江的问题。”


江波涛没想到皮球踢来踢去突然踢到自己身上,他看了一下周围三个人,决定把皮球终结在自己这里:“是谁的问题,做了才知道。”


周泽楷亲了他一口,呆毛都高兴地飞起来转圈。


“他技术不行。”无浪指向一枪穿云,说不过一枪穿云他认了,不能输给周泽楷那个话废。


一枪穿云突然被这么指着有点懵逼:“是你太不配合了,所以才会疼。”


周泽楷从抽屉里扒拉出一盒东西扔给一枪穿云,一枪穿云伸手接住,一看:x牌润滑剂。


“这个不疼。”周泽楷诚恳地卖安利,“江最喜欢这个。”无浪应该也会喜欢的。


江波涛脸上有点发烧:“呃……小周啊……”


周泽楷:“别说话,用心感受。”


“我不想感受。”在场的唯一一个真正读心者无浪感受到了被黄色废料包围的痛苦。


周泽楷御用翻译机江波涛:“……”不是让你感受啊。


“可我就是感受到了,我也不想的。”无浪听了想波动。


一枪穿云听了想乱射:“还不是你遗传的。”卡主影响账号卡的能力啊。


周泽楷好奇:“一枪有什么能力?”


一枪穿云歪头想了想:“说骚话。周泽楷你知道吗,你很闷骚的。”


周泽楷:“……你回去吧。”


于是一枪穿云“唰”的消失了。


4


屋子里剩下的三个人面面相觑,周泽楷明显感受到了来自无浪的杀气,心虚地往江波涛身边站了站。


“你能让他走,应该也能让他回来。”江波涛说,“小周你试试。”

“回来。”


一枪穿云“唰”地回来了。


周泽楷试着又说了一声:“坐下。”


一枪穿云一屁股坐下。


周泽楷:“伸手。”


一枪穿云无奈地伸出了手。


周泽楷惊喜地看着他,让干嘛干嘛,太酷炫了吧,放到十年前肯定让他帮自己写作业。


看来江波涛对无浪也是一样的,那样的话……他偷偷瞅了无浪一眼,对方察觉到了他的视线,瞬间往后退了好几步。


那天晚上周泽楷和江波涛依然住卧室,客房收拾出来了,给一枪穿云和无浪住。然而无浪只想粘着江波涛,最后周泽楷只好妥协,抱着枕头去跟一枪穿云睡,美其名曰增进卡主之间的感情,以后操作起来更顺手。


周泽楷说:“我给你染个色吧。”


然后把一枪穿云的帽子染成了绿色。


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捶了一下枕头,开始唆使纯洁的主人:“你想啊,无浪虽然不想那什么,江波涛是想的。江波涛那么听你的话,你让他说什么他说什么,他说什么无浪就做什么,大好的机会啊!”


周泽楷已经躺在了被窝里,白炽灯明晃晃打在头上,一枪穿云这么一提醒,他心里也有点蠢蠢欲动。以前和江波涛睡在一起的时候,每次他们折腾完,江波涛就两眼一闭睡着了,每次都是他哆哆嗦嗦去关灯。


一枪穿云的声音响在耳畔,大好的机会啊!


周泽楷严肃地开口:“今天你关灯。”


一枪穿云:“……”





评论 ( 41 )
热度 ( 557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