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周江/穿浪】龙与龙骑士03

连更三天,大家五一快乐~


02


03


通常情况下,龙与龙骑士的课程都是分开上的,除了少数实战演练,无浪平时很少见到江波涛。


训练基地驻扎在陷空岛西方的森林区域,依山傍水,如果不是常有异兽出没,早就变成轮之国5A级风景区了。龙的训练场地和龙骑士的训练场地隔了一条河,飞行练习的时候,无浪就坐在河边张望着远处龙骑士的方阵,尾巴插在水里钓鱼。


无浪的尾巴尖上有一块淡蓝色的水晶,鱼儿都喜欢亮闪闪的东西,他把尾巴插到水里,不一会儿就有很多小鱼围过来。并非所有水龙都会在尾巴上长一块水晶,这是他的优势,也是他的弊端,尤其是化成人形的时候。那块棱形的水晶镶嵌在他的腰后,靠近最后一块脊椎骨,洗澡的时候时常有一种菊花在发光的尴尬错觉。


人类也喜欢亮晶晶的东西,无浪差点因为这块水晶送了命。那是一个风平浪静的下午,无浪独自一龙在海面上懒洋洋地游泳,突然被一股奇异的香味引起了注意。他顺着香味游到巨大的轮船边,看到一个蓝头发的人类小孩在吃一块看起来非常好吃……不,一定是陷阱,是毒药。人类小孩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把手里的甜甜圈扔向了他。


陷阱!无浪迅速做出了明智的判断,然而他已经不清醒了,身体不受控制地探出水面。


然后被一网兜子捞了上去。


那天晚上下了雨,海面起了很大的浪,江波涛在那个暴雨之夜把他从水手手里偷下来,骑着他用短剑天链割破渔网的包围,下潜到捕鱼叉无法触及的深度。那年江波涛好像才十三岁,他不知道人类的小孩可以这么英勇,也不知道人类的小孩原来这么会游泳,在水里憋个两小时都不带换气的。等等,真的是人类的小孩吗……


“你是因为甜甜圈才……”无浪说起江波涛就有点没完没了,一枪穿云听了半天,一针见血地指出重点。


“你看看我的尾巴尖,那上面有没有星星?”无浪翘起尾巴,那里被淡蓝色鳞片细密地包裹着,在阳光下像一块闪闪发光的水晶柱。


一枪穿云伸长了脖子认真地凑了过去,红色和蓝色的眼珠瞪成了斗鸡眼,看起来颇为滑稽。他认认真真地看了一圈,严肃道:“没有。”


无浪叹了口气,一尾巴甩到他脑袋上,把老实龙一枪穿云揍得趴在了地上:“现在有了。”


一枪穿云从此对水龙留下心理阴影,你们名字里带水的心都脏。


这份心理阴影在他今后跟喻文州,王杰希,张新杰等名字里带水的龙骑士交手时起到了巨大作用,此为后话,暂且不提。



一枪穿云在龙类训练基地很努力,他本就是双属性,再加上是“周泽楷的龙”这个隐形buff,训练期间坐稳了排行榜第一的位置。


然而他有一点很绝望,自己绝望,无浪绝望,江波涛绝望,只有周泽楷觉得酷炫——化成人形的时候是异瞳。


龙化人形,或多或少都带了些龙类的特征,未经训练的龙化人,往往一眼就会被识破。无浪身后的水晶好歹可以用衣服掩盖,一枪穿云的异瞳不仅亮,还发光,晚上潜伏在草地里的时候就像两个小灯泡,被发现的时候学猫叫都没用。


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很多龙类因此栽在了富有经验的龙贩子手里,剥皮拆骨,变成一桶桶的黄金。


因此周泽楷从来不交给他潜伏任务。


见习龙骑士在训练后期也会接手一些困难程度不高的任务。上回潜伏任务,周泽楷,江波涛和无浪从酒吧盯梢到宾馆,又从宾馆盯到餐馆,始终呈三角形把目标紧紧围在中心。一枪穿云化了人形本就是惹眼的风格,加上那双异瞳,很难让人不起疑心,只好在宾馆闷了一整天。

周泽楷三人回来的时候发现一枪穿云在和老鼠妖怪打牌,帅脸上贴满了纸条,委屈巴巴的。


无浪叹气:“要么下次,你装个算命的吧……”


一枪穿云发出了“我不”的声音。



无浪在龙类训练基地的处境其实比江波涛在训练营好很多。


龙的种类很多,分布也并不集中,大多数龙对权势也没什么概念,因此并不存在有色眼镜的问题,飞行练习的时候甚至会和一枪穿云争着让无浪骑在背上。


无浪完全不喜欢上天,就像飞龙不想下水,没有水龙会想上天(遇到夜雨声烦之前他一直这么认为)。不过他还是会坐在一枪穿云的背上,因为飞行区域包括江波涛的训练基地,他想去看看江波涛。


一枪穿云其实很不能理解他的这份心情。


“为什么总去找江?”一枪穿云问,他不懂就问。


无浪被他一句“江”喊得头皮发麻,周泽楷这么喊就算了,一枪穿云怎么也这么喊:“你怎么也叫江啊?”


一枪穿云认真思考后给出了满分答案:“为什么总去找王妃?”


无浪在他脸上甩了一脸的星星。



周泽楷训练的时候总觉得有不善的目光盯着自己,他抬起头,天上盘旋着自家的混血龙一枪穿云。


奇怪,周泽楷想,哪来的杀气?


然后他看到了龙背上的无浪。化成人形的水龙穿了一身轻便的白色盔甲,长发在风里柔柔地舞动,就是脸色不太好,看起来像要吐了。


“无浪晕龙?”周泽楷戳戳江波涛。


江波涛:“……啊?没听说过龙骑龙会晕啊。以前在海里的时候,再大的浪无浪都没晕过,更别提一枪飞得那么平稳了。”


周泽楷:“……恐高?”


江波涛摇摇头:“从悬崖跳下海的时候,比这高多了。”


周泽楷陷入沉思。恰好训练终止,周泽楷向教官请示了一下,拉着江波涛跑出了训练营。一枪穿云跟着他们的路线飞出去,最后在一处小山坡汇合。


无浪粘着江波涛眼泪汪汪的。


周泽楷看着一枪穿云眼泪汪汪的。


周泽楷:“不管好你老婆?”


一枪穿云:“说错话,被揍了。”


周泽楷:“什么?”


一枪穿云:“江。”


周泽楷:“……”


一枪穿云还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又被打了。





评论 ( 37 )
热度 ( 327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