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周江/穿浪】龙与龙骑士02

01

 

02

 

人类总有排外思想,江波涛初入见习龙骑团的时候,是非常不受待见的。

 

他并非陷空岛的原著居民,而是来自海洋彼端的无名岛屿。江波涛曾对周泽楷描述过那里的景象,每逢月光银蓝的夜晚,海妖浮出波光粼粼的海面,为刚刚成年的人鱼举行成人礼。海面上洒满细碎的光斑,海妖的歌声持续到后半夜,和着风声和涛声飘向远方,最后在日出中化为泡沫。

 

他有一头深蓝色的柔软短发,水之女神庇佑他在海洋中不受海水的侵害。周泽楷见到他,是三年前的事情。那时他刚刚驯服属于自己的混血龙,驾着它在陷空岛上巡逻。一枪穿云肚皮贴着水在海边低空飞行的时候,周泽楷坐在龙背上吃甜甜圈,结果差点被水里冒出来的东西顶下去。

 

他以为那是一条海豚,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一枪穿云被这一下顶得歪斜了好几下,差点把午饭吐出来。

 

“它顶我的肺。”一枪穿云用前爪可怜地揉揉肚子。

 

“……肺在这里。”周泽楷把它的爪子尖儿掰了个方向。

 

“是这里。”第三个人说。

 

周泽楷和一枪穿云同时抬起头,水里冒出一只浅蓝色的脑袋,是他们国家并不常见的水龙。水龙嘴边还有一点甜甜圈的渣渣,一枪穿云就非常直白地盯着那一小块渣渣瞅,瞅得水龙小脸一红,咕嘟咕嘟就要把自己藏进水里。

 

周泽楷在皇宫里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抢过东西,更别提是一只水龙。他摸了摸腰间空空如也的小包裹,当即黑了脸。

 

“顶它的肺。”周泽楷看向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问他:“肺在哪儿?”

 

周泽楷:“……”

 

周泽楷:“顶胃。”

 

一枪穿云怪不好意思的:“想啵嘴。”

 

周泽楷:“……?”

 

一枪穿云捂住嘴巴,把脑袋往海面上一插,顿时半边海水沸腾,半边冰霜凝结。周泽楷跳下龙背,站到那一块冰面上,不禁悲从中来。

 

好饿啊。


 

蓝发少年就是在这时出现的。

 

周泽楷起初以为那是一条人鱼,他没见过人鱼,但内心总觉得人鱼就是那副样子。少年有一头蓝得发黑的长发,从水下破开海面出现在他面前,他裸着上身,皮肤在阳光下白得发亮,如果不是少年音,周泽楷几乎要把他当成女孩子了。

 

两人措不及防四目相对,不知是不是周泽楷的错觉,少年似乎很害羞的样子,目光相接之后皮肤就因为羞涩泛了一层淡淡的粉色,看起来非常地……诱人。

 

“请问,”少年说,“是你的龙往海里喷火的么?”

 

周泽楷:“……”

 

少年扒拉扒拉一头湿漉漉的长发,从水里捞出几条熟透的鱼扔在冰面上:“我还从来没有吃过烤鱼呢,谢谢你呀。不过下次要注意看一下,刚刚差点就把我也烤熟了。”

 

“……嗯。”周泽楷抱着鱼目瞪口呆,一枪穿云在一边装死。

 

少年翻了个身爬上冰层,周泽楷下意识想捂眼睛,却发现对方还是老老实实穿着裤子的……或者说裙子,他没见过那种质地的衣服,像半透明的纱,飘在水里时仿佛飘在天上的云朵。

 

“我叫江波涛,来自海洋的另一边,这是我的搭档无浪。”少年眨眨眼睛友好地自我介绍,身后浮出水龙的小脑袋。一枪穿云在周泽楷身后伸长了脖子,头顶冒出一团白色的蒸汽。

 

“周泽楷。”小皇子有点害羞地说,江波涛的身体真的很像女孩子,皮肤又细又白,头发还那么长,他王姐都没有那么长的头发。周泽楷看看一枪穿云,一枪穿云立刻跟着自我介绍:“一枪穿云。”

 

“好厉害,是双属性飞龙啊,”江波涛眼睛睁得圆圆的,“还是第一次见呢。”

 

周泽楷笑笑,江波涛赤着脚丫站在冰面上,冰面光滑如镜,把裙子里面的风景清清楚楚地都倒映出来了。

 

江波涛手忙脚乱:“……诶?周泽楷?怎么突然流血了?”

 

后来江波涛提起这一段总觉得奇怪。周泽楷心虚地咳嗽两声糊弄过去,觉得自己这趟海上之行实在不亏。那天他们一起吃了烤鱼,江波涛受他的邀请,带着水龙无浪来到了陷空岛,成为龙骑士中唯一一个骑水龙的。

 

江波涛对于龙骑士的一切都很好奇,他没有经历过专门的训练,又缺乏在陆地长时间生存的经验,加上一头长得海藻一般的长发和纤细的身形,几乎被所有人当成了柔弱的女孩子。周泽楷起初担心他只是一时兴起,可江波涛第二天就剪了一头长发,清清爽爽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和别人没什么两样地训练。

 

周泽楷起初总有意无意地照顾他,后来惊诧于他的适应能力,也就放下心来。那时他还太年轻,不懂常年在海上生活的人是如何逼着自己走上陆地,适应陆地的,江波涛也从不跟他说。

 

江波涛的性格实在很好,喜欢他的人格外喜欢他,比如周泽楷,比如方明华,吴启,杜明和吕泊远。不喜欢他的也格外不喜欢他,比如同期的其他龙骑士。

 

轮之国水域狭小,水龙在此实在鲜有用武之地。饶是江波涛单兵作战能力在阵营里数一数二,也难逃被diss的命运。训练三年,每年都要筛选掉一批人,江波涛的名字永远在“最想踢出阵营排行榜”里面,理由是“他没用”。

 

好在导师并不按这个八卦榜踢人,另一张成绩单上,江波涛的名字仅次于周泽楷,各科成绩都是毫无争议的优秀。可风言风语总也堵不住,训练生活枯燥无趣,那些无处发泄的苦闷,就全弯弯绕绕地拐到异族身上。茶余饭后,张口就来。

 

“还不是抱了皇子的大腿,”骑士A说,“龙骑士哪是那么好当的。”

 

“看他那副样子就知道,听说皇子最好这口儿啦。”骑士B说。

 

“等上了战场就知道了,脸可不能用来打架。”骑士C插嘴。

 

“那嘴可以用来打架吗?”一道残影飘过去。

 

三人大吃一惊,这声音听着是江波涛的,可左看右看都是空无一人,倒是不远处江波涛正背对着他们擦拭佩剑,深蓝色头发短短的,发尾扫着雪白的后颈。

 

“他不是人吧?”骑士A一脸惊恐,“刚刚什么飘过去了?”

 

骑士B和C都觉得背后发凉。

 

江波涛本人倒不是很在意这些。周泽楷要给他出气,他坐下来一板一眼地跟周泽楷分析。

 

“小周你看,A是这个大臣的儿子,这个大臣最近因为受贿被降职,查办此事的是二皇子,二皇子平日里与你最亲近,他不敢招惹二皇子,就想欺负你泄愤。前两天的实战演习,他有好几次都下了狠手。”

 

周泽楷努力想想:“他说,全力以赴。”

 

周泽楷:“……我不是故意把他打骨折的。”

 

“那是因为小周你太厉害啦,”江波涛眯着眼睛笑,“所以他只能拿你身边的人开刀。小明他们出身显赫不好得罪,就只剩下我。”

 

周泽楷恍然大悟:“我应该把他打死。”

 

江波涛伸手掐他的脸:“不要一本正经开这种玩笑啊!”

 

周泽楷笑笑,“江,真好。”

 

江波涛不好意思了:“其实也没那么好啦……他们应该有一阵子不敢乱嚼舌根了。”

 

周泽楷:“……”




评论 ( 50 )
热度 ( 356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