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周江】神奇月饼在哪里

一篇沙雕文复健,祝大家月饼节快乐!




就像之前度过的每一次中秋节一样,杜明把老家寄过来的月饼挨盒分到轮回的宿舍,然后坐在床上开始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


月饼是杜明妈妈亲手做的,杜家妈妈手巧心细,按照战队里每个人的口味做了不同的月饼馅儿。最帅的队长喜欢玫瑰豆沙,每年这时候会在微博发一张吃月饼的近照。性子柔和的副队长喜欢奶黄椰蓉,糖要多放一点,给他甜一口。轮回绝大部分都是甜食党,只有新来的孙翔钟爱牛肉馅,独享一份特制大礼包。


年年中秋,轮回收到粉丝寄过来的月饼都能吃到下一年中秋,但最先被吃完的永远是杜明妈妈寄过来的。真的很好吃呀,杜明啃了一口豆沙月饼满心欢喜地想,简直就是魔力月饼。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手里多了一把斧头。


杜明:“……”



“所以你的第一反应是许愿唐柔接受告白?”吴启目瞪口呆:“好,不愧是你。”


“不愧是小明。”吕泊远也表示赞同。“可是为什么是斧头?”


杜明挠了挠头一脸困惑:“可能是什么神秘道具?这个斧头也没啥特别的啊,还这么钝,塑料垃圾桶都砍不坏。”


吴启瞬间暴起:“卫生间里的垃圾桶是你砍翻的?”


“好了好了,垃圾桶的事等等再说。”方明华出来打圆场,“所以小明,你是吃了月饼以后才拿到斧头的?”


“对,”杜明点头,他掏了掏衣兜,从衣兜里翻出一块白色的小牌牌:“我还在身上发现了这个。”


几人凑近一看,那块小牌牌上赫然写着:角色卡-吴刚。


轮回众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我记得吴刚也是个单相思的,”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杜明的好舍友吴启,他向杜明竖起了大拇指:“杜明,不愧是你。”


杜明气得挠他:“什么叫也!我很有希望的好吗!我们上次还约出去吃饭了!完了手好痒啊想伐木!吴启我看你像桂树!”


吴启惊了:“你不要这么快就进入角色好不好?!”


宿舍的门突然被碰的一声踢开了,孙翔把队服拉链直拉到脑门,只出闪闪发光的头发从外面一头扎进来,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扯开外套:“远哥我跟你说个事你千万别跟别人说,我他妈刚刚在竞技场和方锐打了一架然后就发……光……诶?”


吴启杜明吕泊远方明华:“诶?”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方明华:“小孙你是不是在训练室偷吃东西了?”


吴启跟上:“月饼?”


杜明挥舞着小斧头:“还有白色的小牌牌?”


孙翔“……”了一会儿,他还没有从自己突然发光的事实中脱离出来,就惨遭轮回诸人的围观。不过大家看起来对他闪闪发光的头发和皮肤都没什么兴趣的样子,中二少年孙翔感受到了一丝丝失落。


“有的,”孙翔掏出小牌牌,众人围上来一看顿时惊了。


“是蛤蟆啊啊啊!!!bulingbuling的闪光蛤蟆!!!”


“太暴力了???我们应该膜一下吗???”


“翔翔快唱歌!你是一只青蛙王子……”


“什么闪光蛤蟆……”方明华一头黑线,实在听不下去了,“如果杜明的角色是吴刚,那小孙应该是金蟾才对,金蟾招财的。”


吕泊远:“我宣布今天开始孙翔就是我床头的招财猫!”


孙翔:“……???”


孙翔:“我不缺钱啊!”


轮回:“……”




“哦,这样啊,”一通解释以后孙翔挠着后脑勺问:“那谁是嫦娥,谁是玉兔,谁是月亮啊?队长和副队又是啥?谁是药啊?”


“队长这么好看应该是嫦娥,”吴启理性分析,“副队还真不好说……”


方明华发出了成年人的笑声:“小周是玉兔,小江是药。”


轮回众人向他投去未成年的目光。





周泽楷觉得屁股有点痒,脑袋有点沉。更奇妙的是,他看到他家亲爱的副队时总觉得嗅到了桂花的香气,还老有种捣他的冲动。


然而江波涛对自家队长的奇妙冲动一无所知。他刚吃了自己的奶黄椰蓉月饼,正在对着周泽楷的玫瑰豆沙蠢蠢欲动。那块玫瑰豆沙月饼被咬了一口,薄薄一层皮下豆沙的气味该死的甜美……不!江波涛!你不想!


再吃又要牙疼了啊!


耳边响起滴的一声。江波涛在宿舍穿的短袖短裤,两条长腿都大方露着,被空调忽然吹起来的冷气冻得一个哆嗦,回头向周泽楷抗议:“小周怎么突然开空调啊……?”


“热。”周泽楷有点委屈地看着他,“要中暑了。”


江波涛:“……小周,你真漂亮。”


周泽楷更委屈了:“不是玩梗……真的中暑了,头好重。”


“我没有玩梗啊小周,”江波涛从床头柜上扒出镜子给他看:“就是很漂亮,你看你这个耳朵,白白的,跟小白一样白。”

周泽楷这才发现自己头顶长出了一双毛茸茸的兔耳,他吓了一跳,头顶那双耳朵就随着他惊吓的动作动了动。


“好软啊,”江波涛不让他跑,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摸,“我小时候一直想养兔子,可惜我妈不让,小周快让我摸个痛快。”


周泽楷目瞪口呆。


“干嘛这个表情,”江波涛一眼看穿他心里在想什么:“反正机会难得,比起走程序先惊吓一阵不如直接上手撸了再说嘛。不同情况不同战术,这还是小周你之前教我的呢……等等!你跑什么!”


周泽楷有口难言,刚刚江波涛离他太近了,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桂花香几乎铺天盖地侵袭过来,他觉得头脑昏昏沉沉,头顶一双兔耳朵竖得笔直,只想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按进床上……狠狠捣一顿!


江波涛对此依然一无所知,他发现周泽楷除了头顶长出兔耳朵,屁股后面还长出了一团毛茸茸的小尾巴,毛毛卡在内裤边缘,被压得乱七八糟的,让人看着就想顺一顺毛。


然后贴心的江副队就像以往给周泽楷打领结、理队服、擦嘴角、扣扣子一样,自然而然地去抓了那团白色的小尾巴。


然后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扑倒在床上了。




周泽楷满脸通红地压着他的手腕,头顶毛茸茸的耳朵竖着,脸上的表情有点愤怒又有点害羞。江波涛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惹得他这么大反应,无辜地用大腿蹭了蹭对方的腿,轻声问:“小周怎么了?”


“不知道……”周泽楷把脸埋进他颈窝小声回答:“江,你好香啊。”


“你说什么啊……”江波涛挣扎了一下,腾出一只手去摸周泽楷头顶毛茸茸的耳朵,“别闹了,快起来看看耳朵怎么回事。”


周泽楷摇摇头,脸上却更红了。


“耳朵没事。”他蹭蹭江波涛的下巴,伸出舌头舔了舔对方柔软的嘴唇,犹豫了一下才说出口:“别的地方有事…我想……”


“想做什么啊?”江波涛歪着头好笑地看着他,“小周你说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周泽楷一咬牙:“想捣你!”


“……”


“……”

江波涛:“…………啊?”


门口这时忽然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


“队长!副队!我们轮回广寒宫战队就差玉兔和药了!”杜明扯着嗓子喊,“大明哥说玉兔捣药还缺个锤子!吴启刚刚拿到了锤子牌牌!我给你送锤子来了!”


吴启纠正:“是药杵啦!你有病啊!”


杜明继续扯着嗓子嘶吼:“队长我知道你一定很想要锤子!我这就给你送进去!”


周泽楷扶额:“……不,我不想。”


END

评论 ( 20 )
热度 ( 494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