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周江】Bad Apple!(上)

是 @李相赫的小甜心 姑娘点的包养吃醋梗!

今天超开心,我开过的最豪华的一辆车居然是空车(?)

大家太配合了,让我觉得如果我不更一篇会被顺着网线爬来的旁友揍傻

因为突如其来的作业今天写不完了,踩着愚人节的小尾巴发出来~




江波涛轻手轻脚地推开门,在玄关看到一双不属于他的皮鞋。


他掏出手机瞄了一眼那条看了无数遍的短信,信息不长,言简意赅,发件人备注是周总,惊出他一身冷汗。


毕竟周泽楷很久没联系他了。他半脚踏入娱乐圈,还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十八线小演员的时候周泽楷倒是经常见他,后来他一路顺风顺水,前天还拿了个影帝,那位总裁反而没再搭理过他。江波涛定期定时地发些小心翼翼的短信过去也都是石沉大海,他又不敢不发,生怕被当成白眼儿狼。


也不是没考虑过和周泽楷解除关系,被包养终究不是什么光彩事,江波涛现今影帝都拿到手了,翅膀硬得可以去扑腾别人。可不知怎么,每回话到了嘴边都犹犹豫豫说不出口,信息也都存在草稿箱发不出去。他总觉得自己和周泽楷不该是这种关系,至于该是什么关系,他自己也不清楚。


演员演多了戏就容易把自己过糊涂,江波涛原本觉得只是无稽之谈,现在慢慢琢磨,觉得也不是没有道理。进了这圈子,真真假假是是非非都不可捉摸,生活也不过是一场没有剧本的戏罢了。


平心而论周泽楷待他不错,各方面都不错,包括在床上。江波涛刚出道的时候谎报了年龄,被周泽楷拆穿了冷冷扔下了床。江波涛的人生观很现实,没有人会无条件地对你好,周泽楷包养他无非是想从他身上获得什么东西,可他一无所有,唯一能给的就是身体。白天的时候周泽楷带他去逛了街,晚上他就该在床上好好表现。


江波涛记得很清楚。那天他脱光了衣服钻进被窝里,恐惧着即将到来的事情,可周泽楷洗完澡出来见了他只是皱眉,问他多大了。


这个问题他不久前才问过一次,江波涛只当他忘了,咬着牙又说了一遍十八。周泽楷凝视他片刻,忽然就笑了,扔给他一套睡衣让他去别地儿睡。江波涛当时慌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抱着被子手足无措,然而周泽楷的态度坚决,他只能老老实实爬起来穿了衣服,躲在隔壁书房煎熬了整整一晚。


直到许久以后他才知道周泽楷早就知道他谎报年龄,成年之前果真没碰过他。这么一想,似乎成年以前周泽楷都在把他当孩子带,做错了事就让他自己反省,全然没有对待情人那一套。江波涛在孤儿院长大没被父母教育过,居然在金主这里感受到了父母的关怀……他觉得讽刺,也觉得不安。


周泽楷自己也大不到哪里去,周总裁年轻有为,是真的年轻有为。江波涛小他八岁,十六岁那年和他确定包养关系,到现在刚好第六年。六年的相处时间,说不了解他,怎么可能。江波涛是很会拿捏分寸的人,因为这一点在圈里如鱼得水,可就是不敢把那点拿捏放在周泽楷身上。




江波涛回了神,扫了一眼客厅。这间小公寓就是当初被包养下来周泽楷给他买的,后来他忙起来了,就很少来住,但还是有阿姨定时打理。房间干净明亮,随时可以入住。他踩上毛茸茸的拖鞋轻轻走进书房,周泽楷背对着他,坐在地毯上打游戏。他还穿着衬衫,盘着腿安安静静地大杀四方,江波涛猜测他一下班就过来了,正要转身去冰箱拿点喝的,忽然听到一声模糊的“过来”。


他乖乖过去了。


周泽楷正眼也没看他,把手柄塞到他手里。江波涛有点懵圈,看了看周泽楷,对方还是没看他,脸上没什么表情:“打。”


屏幕上的丧尸一波接一波,江波涛平时不怎么打游戏,技术生疏得丢人。周泽楷看他打了两把以后眉毛都拧到一起,起初还想指导两下,最后直接把人拉到怀里带着他的手打。江波涛战战兢兢地按着他的指导打丧尸,不知怎么,他本能地觉得周泽楷的心情不好。


好在最后赢了,江波涛松了一口气,还没等一口气出完发现周泽楷贴近他脖子上嗅了嗅。他觉得不太对劲,还没等反应过来对方就起身走了,让他去洗澡。


浴室里江波涛闻了闻自己的衣服,领口有一缕隐隐的香,味道很淡。他后知后觉想起今天自己在剧组干了什么:时尚界鬼才方锐来探班,两人许久没见,江波涛被他扑了个满怀。方锐很喜欢香水,这回喷的是一款很著名的斩女香,江波涛也挺喜欢那款清新木质调的淡雅香味,说话间不经意都同他近了许多。


方锐和周泽楷不对付,他怎么把这回事忘了。可周泽楷怎么就闻出来这是方锐身上的味儿了?现实版“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


江波涛咬着嘴唇纠结了一会儿,给周泽楷的经纪人方明华发了条短信要了行程表。对方回得很快,江波涛一眼看到周泽楷中午参加婚宴的地点,就在自己拍戏的地方附近,这么一看倒真有可能下午去探班了……可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周泽楷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吗?


这时方明华的短信又到了:小江啊,你不能仗着周总追你就这么有恃无恐。平时这么聪明,怎么一到这时候就犯傻。


……不是,到底是什么让你误会周泽楷在追我啊?


江波涛震惊脸,他没再回复,老老实实去冲了个澡。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外卖已经到了,周泽楷叼着披萨腾出两只手打游戏,眼睛盯着屏幕一眨不眨的。江波涛闻了闻自己,确定没有方锐味儿才过去帮他拿披萨,周泽楷任由他拿着,一口一口吃得闷闷不乐,看起来像是闹别扭的小孩子。


江波涛觉得有点好笑,想想自己自身难保,又有点笑不出来。他的高情商在周泽楷面前并不奏效,从十六岁到现在二十二岁还是毫无长进。他给周泽楷倒了杯冰可乐,等对方打完了游戏才递过去。周泽楷没接,手机嗡嗡震动了两下,他当着江波涛的面按开了屏幕,杜明的大嗓门就噼里啪啦轰炸过来了。


——周哥,恋爱不是这么谈的,你俩怎么搞得像包养关系一样?


说完就没了声,游戏也结束了,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江波涛觉得空气有点凝固,他不知道周泽楷是否预料到杜明会这么说,他有点尴尬,想着赶紧说点什么打圆场。周泽楷是会把关系划分得很清楚的类型,譬如江波涛十六岁的时候他就让他念书学习,用对待孩子的方式对待他,他成年以后周泽楷就开始跟他睡在一起,教他酒桌上,宴会上的小技巧。


杜明这么混淆他俩的关系,想来周泽楷听了是不高兴的。江波涛露出他在荧幕上标准的温柔笑容用玩笑话混过去:“周总,你老是不说清楚,小明都误会了。”


“误会?”周泽楷挑了挑眉毛,“你觉得是误会?”


“……”江波涛愣了一下,周泽楷这话是什么意思,包养和恋爱这么难区分么?


周泽楷就着他的手把半杯可乐喝完,纸杯子里只剩冰块。他捏出一块嘎吱咬碎了,慢条斯理地咽下去,脸上露出一个带了点痞气的笑:“你觉得,包养该玩什么?”



想玩什么可以偷偷告诉我,今天我们都是周泽楷

评论 ( 69 )
热度 ( 467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