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2018方王日08H】距离您的好友方士谦到达相亲现场还有三秒钟

感谢组织 @方王活动企划 邀请

祝大家吃粮愉快> <




窗外下着小雨,玻璃窗把湿润的冷气同咖啡厅里温暖浓郁的香气隔开。店里人不多,偶尔有顾客推开玻璃门,风铃清脆的声音就会回响在耳畔。


程小姐托着腮,手里小巧的勺子轻轻凿着面前的蓝莓冰淇淋。她的面前堆满了各类甜品,草莓巴菲,熔岩巧克力蛋糕,奶油慕斯等一碟一碟精致地摆开,桌上的玻璃瓶里插着一支鲜嫩的玫瑰。她一面小口地品尝着甜滋滋的奶油化在舌尖的美味,一面百无聊赖地打量着对面的人。


男人皮肤很白,头发是深棕色,刘海乖顺地覆在额头上。看容貌似乎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可举手投足之间已经是成熟男人的风范,在这么个消遣闲情逸致的地方点了一大堆甜品全部推给她,然后自己点了一壶西湖龙井,微蹙着眉毛一口一口认真地啜着。两人之间没什么话题,也都没什么兴致,显然都是被家长推来……相亲的。


相亲真是个尴尬的话题。程小姐手指飞快,噼里啪啦给小姐妹回话:“满分十分,大小眼儿扣一分,在咖啡店喝茶扣一分,跟他谈话我有种高中被教导主任抓去办公室的错觉,不过人蛮好看,好久没看过这么养眼的人了……现在长得好看的人都有点给力给气,正常。”


“王先生现在是在做编辑?”程小姐随口问。来之前她倒是简单地翻了翻对方的资料,知道对方退役之前是电竞圈举足轻重的人物,按理说这等风云人物退役后随便当个解说或者战术指导之类的都绰绰有余,为什么退役后扔了本行转行去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小编辑?


王杰希点一点头:“做了一年多了。”

“为什么突然当编辑?就这么走了不留恋啊。”


她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有些突兀,但对方似乎并不介意,只是微微笑一笑。程小姐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他包上的挂件,是一个抱着超大十字架,张牙舞爪的Q版账号卡。


“倒也不是不留恋,”王杰希垂了垂眼,他的睫毛很长而微卷,垂下眼帘时有种不现实的温柔感,“只是想休息一段时间。”


程小姐幽幽叹口气:“听起来像被女朋友甩了,然后远走高飞疗伤。”


“很有趣的比喻。”


“……啊,不用老这么戒备,我有男朋友的,只是听爸妈安排来看看而已。”


“我也是。”王杰希笑笑。


“也有男朋友?”


“……也是听从爸妈安排来的。”


“有女朋友了吗?”


“没有。”


“有男朋友了吗?”


“…………听说程小姐是记者?”


“不好意思,习惯性提问。很明显吗?”


“倒也不是,只是以前经常跟记者打交道,有一点应激反应。”


程小姐嫣然一笑,噼里啪啦戳屏幕:“他是个给。”


王杰希挑了挑眉,只想快点结束这场无趣的相亲。但他们才在这里坐了半个小时,就这么回去太过敷衍——尽管现在已经很敷衍了。程小姐一直在低头戳手机,他倒是无所谓,但出于对女士的礼貌还是忍住了看自己手机的冲动。


……不过,大概也能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能会跳出二十个未接电话,全部来自同一个人。


手机忽然嗡嗡震了起来。王杰希低头看了一下,表情有一瞬间的疑惑。


“我去一趟洗手间。”王杰希起身,“不好意思。”


程小姐“嗯”了一声。王杰希从她身边走过,身上带着柔顺剂温柔的清香。她忍不住抬起头看了一眼,发现这位相亲对象的背影也同样很好看。


她转过脸时,视线忽然同走廊对面的一个男人对上了。




他像是突然出现在那里的,又像是已经呆了很久。程小姐注意到桌子上的热饮一口也没动,可造型别致的吸管头已经被咬瘪了很长一段,看起来像是来来回回地用臼齿碾压过。程小姐起初并不觉得哪里不对,匆匆扫了一眼便别过脸玩手机,屏幕暗下来的时候她忽然后背一凉,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了。


那个男人脸上卡着一副墨镜,墨镜下的眼睛大约正在盯她。卧槽什么情况,相个亲还能遇到变态?现在变态都这么明目张胆的?


身边一阵风扫过,卧槽!那个变态过来了啊!摘了墨镜还挺帅的!程小姐全身僵硬,抱紧了包包在心里考虑要不要把咖啡厅的保安叫过来,那个男人却大大方方在她对面坐下了,摘下卫衣整理了一下被压乱的灰色头发,还翘起了一缕灰绿色的挑染。


他看了看王杰希包上的挂件,很是不屑地笑了一声。程小姐警惕地看着他,媒体人的敏锐让她觉得他可能会在下一秒说出什么“给你一千万,离他越远越好”之类的话,对方却忽然换了个表情。


“这位小姐你好,我是方士谦,退役前曾经跟王杰希是一个战队的,我是他的副队和前辈。”


“中药战队?”


“……微草战队。”


“对不起。”程小姐捂脸。


“他包上挂的这个角色叫防风,是我的账号卡。”


“很可爱。”


“谢谢,我也这么觉得。”方士谦说,他把手伸到桌子底下掏了掏,程小姐在他掏来掏去的过程中一度以为他会掏出什么大宝贝。“嗯,我还有个同款,这个是王不留行,是王杰希的角色卡。”


“很社情。”程小姐看了看那个只披着蓝色披风,穿着大腿袜,满脸欲拒还迎的魔术师亚克力挂件,心说如果出现在老福特之类的一定是瞬间被屏蔽的类型。


方士谦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拿错了。他不着痕迹地收回去,重新拿出那个手拿灭绝星辰的Q版王不留行满脸写着无事发生过。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个写字的,笔名是左眼一万,右眼一千,王杰希是我的责编。”方士谦说。


“啊!”程小姐尖叫:“是左眼一万,右眼一千老师!老师您好,我妈妈是您的忠实粉丝!”


“谢谢你妈,”方士谦说,“王杰希现在是我的责编。”


程小姐愣了一下:“坊间传闻您拖稿成性,已经逼走四五个编辑了,作为一个媒体人我对这些事情保留看法,请问……”


“停停,”方士谦摆手,“我确实拖稿成性,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王杰希当了我的编辑以后我就没拖过稿子,《王不防风》有没有日更你妈妈心里没有数吗?说我拖更就是伪粉。”


“王杰希先生太伟大了!我对他的好感飙升一万了!”


“当然,”方士谦说,“他这人就这样,以前当队长的时候就尽职尽责,现在当了编辑也一样。你知道吗?以前他当队长我不服他,天天跟他对着干,有一次伤了手,结果那段时间都是他在喂我吃东西,晚上和我挤在一张床上,就为了照看那点儿伤口。”


“真是个尽职尽责的队长啊!”


“是啊,现在为了催稿子他直接住在我家,每天帮我洗衣做饭。”


“听起来真是个贤惠的人呢!”程小姐两眼冒星星,“等等,这个套路听起来似乎有一点耳熟……似乎是您上部完结的作品《风不防王》的男二号和他的恋人?”


“是的,”方士谦笑眯眯地摸了摸下巴,“还记得他们的结局吗?”


“抱歉,我记得因为涉及黄色被和谐了。”


“…………………………”


“那我告诉你。”方士谦说。






王杰希走进洗手间,接通了林杰的电话。


“相亲进行得如何?有没有个别同学中途打扰?”


“……”王杰希心情有点复杂,他看向洗手间的镜子,感觉两只眼睛都复杂得快一样大了。


“应该不会有,他昨天通宵赶死线了,这个时间应该还在睡觉。”王杰希掐指一算,“你怎么知道我相亲来了?该不会……方士谦打电话过去了?”


“今天早上,难得的休息日我八点钟就被吵醒了。”林杰哼了一声,声音里透出明显的不悦。打扰常年熬夜的人睡懒觉是一件非常令人火大的事,方士谦虽然皮了一点却不是不懂礼数的人,王杰希忍不住挑了挑眉毛,是有多大的的火气才让他把电话打到林杰那里?


“你怎么不告诉他你相亲去了?”林杰又笑了笑,“他得知以后气得弄出了很大的动静,上一回见着他气成这样还是在青训营。说真的,我隔着手机还以为B市地震了。”


王杰希难得地沉默了。他张了张嘴,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我没有义务告诉他。”王杰希冷静地说,他的语气很官方,如果不是听过他太多次采访记录林杰就信了。“这只是一次家长安排的任务。”


那边传来哧哧出气的声音,虽然看不见,可王杰希确信林杰在笑。他有点火大,陈述事实而已,这有什么好笑的?可他的火大似乎又不仅限于林杰的笑,他对前辈向来很尊重。


王杰希意识到这是一种迁怒,归根到底他在气被一眼看穿的自己。


“士谦气得要去做头发,”林杰说,“你们两个都多大了……在战队的时候就让我操心,怎么现在还这么不省心?诶,让我说完。你是不是又想说方士谦不成熟,孩子气?杰希,感情方面你们可真是半斤八两的。”


“……我在尽力补偿他,他当初是因为我离开战队的。”


“你啊,”林杰轻轻叹了口气,“坦率一点又能怎样?”




刚挂掉电话手机就震动了一下,王杰希戳开短信,发现是程小姐发的。


他向原本的位置走去,程小姐已经离开了,他的坐位上冒出一团张牙舞爪的灰色。


“抱歉啊,搞砸了你的人生大事。”方士谦无精打采但毫无诚意地道歉。程小姐的离开像是把他身上过期的沸腾热血都带走了,面对王杰希时他一头被tony老师折腾得刺猬似的灰色头发似乎都软了下来。


像刺猬翻了个身,敞开柔软却脆弱的肚皮。


他低垂着眼帘。王杰希一言不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他能感觉到王杰希的视线,因而心虚地没有抬头,只是安静又执拗地等待着。训斥也好,嘲讽也罢,他敞开了自己最脆弱的地方,等待着最后的结果。他不想再等了,因而愿意接受王杰希给他的一切,哪怕是刀子也会用心脏顶上去,爱意和恨意都赤裸相见。


音乐声戛然而止,窗外沙沙的雨声忽然清晰起来。方士谦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地在胸腔里振聋发聩。王杰希在他身边坐下,那张看了无数次的面孔突然放大,清新的柔顺剂的味道扑入鼻腔。


那是和自己身上一样的味道……方士谦胡乱地想,他猜王杰希听到自己胸口扑通扑通的声音了,一百只兔子都跳不出那么强劲的声响。有点丢人,他要怎么做?他写了无数篇言情小说,写过无数种浪漫场景,可王杰希贴过来他就乱了分寸,如果现在看一眼镜子可能会发现自己从脖子红到了耳朵尖。


他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嘴唇上的触感。可什么也没有发生,方士谦睁开眼睛,看到王杰希憋笑的表情。


“…………”


“以为我会吻你?”王杰希憋不住笑了。


“这可是公共场所,”他起身,拿起了自己的包,拉链上的防风挂件张牙舞爪。“我们回家。”




评论 ( 56 )
热度 ( 783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