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1214叶蓝】于无声处

感谢组织 @1214叶蓝Hug Day 邀请,12:14
原著向,一发完
蓝河小天使生日快乐>3<


1.

蓝河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醒来。

他又忘了关窗户,微凉的空气透过纱窗渗进屋子,带着雨水洗礼后的清甜气息。

蓝河揉了揉眼睛,大脑还没从午睡中苏醒。身边空空的,他摸了两把才想起来叶修不在,又参加世邀赛去了。

或者说,又拿冠军去了?

真是个甜蜜的烦恼。蓝河忍不住弯弯嘴角,伸了个懒腰起来喂兔子。兔子是叶修买菜回来在楼道里捡的,瘦不拉几的一小团缩在箱子里,毛还湿漉漉的,要多丑有多丑。纸箱子上摆了个小牌子,意思是家里人不让养求好心人收留,估计是哪位小朋友放的。

据叶修说这兔子咬着他裤腿儿不放,长得磕碜但有一颗玲珑剔透心。这么一只好兔子沦落在楼道实在有点可怜,忍不住就带回来了。

蓝河问他,这就是你把蔬菜全部喂了的理由?

叶修去阳台的小板凳抽了支烟,嘴角含着笑,吞云吐雾不说话。


2.

叶修是肉食动物,纯种的。葱爆羊肉绝不夹一筷葱,蒜香排骨绝不碰一粒蒜,小鸡烧蘑菇只吃鸡,蒜薹炒肉把蒜薹拨得远远的,充分利用了手速优势。偏偏蓝河在饭桌上有点强迫症,一定要荤素搭配,没点绿色简直活不下去。叶修当了十几年靠垃圾食品续命的宅男,同居以后充分感受到了被逼着吃蔬菜的恐惧。

更令人感到恐惧的是,挽起袖子笑得一脸贤惠的蓝河在做菜方面并没有他看上去那么贤惠。两人之前一个在H市一个在G市,每回见面都匆匆忙忙吵吵嚷嚷,又要调情又要互相刺探军情还要防着被套路,刺激程度堪比特务侦查,哪有什么安安稳稳做饭吃的日子。

因此在那个月黑风高的白天,叶修睡眼惺忪地从卧室的大床上醒来,踢踏着拖鞋穿着蓝色小溪图案睡衣,满脸颓废地去看想给他一个惊喜但这个惊喜的蓄力时间长到从爱心早餐变成午餐的蓝河。蓝河果然也穿着同款的小树叶睡衣,正在厨房里焦头烂额,看到他出来了居然还伸着头喊:“叶修你再等我一下就好了啊!你再回去睡会儿呀!”

叶修眯着眼睛瞅瞅惨不忍睹的流理台再看看头发都乱七八糟翘着的小剑客,忽然就起了旖旎心思。然而自家媳妇儿显然是遇到了麻烦,再旖旎的心思也得收起来。

他侧着身子凑过去,电饼铛里躺着一个奇形怪状的鸡蛋和两截从中间切开只留了尾部连在一起的火腿肠。叶修拿牙签比划了一下,在蓝河反应过来之前把火腿肠拨弄成了一个完美的心形,用牙签固定好,把那滩流得到处都是的鸡蛋圈了进去。

蓝河目瞪口呆。

叶修轻车熟路地又做了一个,别过脸看到蓝河眼睛亮得跟美颜相机拍出来似的:“啊?干嘛这个表情啊。”

蓝河在他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叶修觉得自己的老脸跟煎熟的鸡蛋一道冒起了烟。


3.

叶修会做饭并不是偶然,是早些年他和苏家兄妹一起住时练出来的。苏沐秋忙着赚钱,做饭其实大都是苏沐橙来,可那么小的小姑娘又能做什么呢?

叶修对伙食向来没什么要求,吃饱肚子就成。然而苏沐橙那么好看那么乖,他舍不得让她也跟他们两个糙汉吃猪食(虽然是苏沐橙自己做的)。叶修手巧学东西也快,到最后就成了御用厨师,在苏沐橙心里的地位几乎压了苏沐秋一头。

后来他们都签约了嘉世,做饭的机会渐渐就少了,这门手艺也就藏了起来。谁能想到职业选手会把自己金贵的手用在厨房这种危险地方啊?

蓝河也想不到,顿觉自家男朋友男友力max。教科书的手诶!教科书的手做出来的爱心烤肠煎蛋诶!虽然没什么特殊佐料可这两个蛋已经升华了诶!叶修拿餐巾纸擦擦蓝河的嘴角好笑地吐槽:“睡到人的时候你怎么没这么激动啊?这会儿觉得捡到宝了,反射弧也太长了。”

蓝河把最后一块蛋白送进嘴里冲他翻了个白眼:“到底是谁睡谁啊?”

叶修捏捏他的脸:“谁睡谁都不亏本儿的,我的小~蓝~团~”

蓝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4.

蓝河觉得自己并不适合带团。他心软,尤其对自己喜欢的人,简直偏心眼到纵容的地步。

比方说看到有人大声逼逼黄少天怎样怎样,他就会瞬间炸毛,跟个老母鸡似的蹦起来护崽子。

可当了团长就不能那么跳,在网上要维持成熟稳健又可靠的团长形象,自己那颗活蹦乱跳的中二心脏就得克制一下。游戏里的蓝团靠谱又能干,可私底下的蓝河还是心软的。第八赛季作为后援团去H市看嘉世对蓝雨的友谊赛,赛后他不习惯H市的气温发了烧,晃晃悠悠出门买药,结果神不知鬼不觉溜到了兴欣网吧。

他也忘了自己怎么就来了这儿,38.6°C的体温让他有点神志不清。恰好看见个年轻男人在门口抽烟。

对方似乎还认得他,招招手让他进屋说话。外面飘着鹅毛雪,嘉王朝灯火辉煌,蓝河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一点转瞬即逝的落寞。

这是第一回。他见到了君莫笑,见到了前斗神本人。叶修熟练地给他量了体温吃了药,还把他捞到自己小房间让他躺着睡觉。

蓝河懵逼,他自认铁胆蓝雨粉,总觉得这个一言不合就抢boss的君莫笑有什么别的企图。结果听到叶修说:“……把人气出病来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下一秒收到副团发来的消息,我们boss又双叒叕被抢了!

第二回是苏沐橙邀请的。蓝河一开始有点郁闷为什么要叫自己,可联盟女神的邀请实在无法拒绝。半路突然想起来是女神生日,挑礼物已经来不及,只好硬着头皮过去。苏沐橙笑盈盈地说不啊你来了就是最好的礼物啊,说完瞥了一眼身边切蛋糕的叶修。

蓝河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也是刚好在H市,苏沐橙说我知道呀,所以才叫你来的。有人说天天抢蓝溪阁boss有点对不起你,这不是请你吃蛋糕补偿嘛。

叶修装没听见。蓝河吃了几口蛋糕后知后觉地想,感情以后还要被抢是吧?

那以后他去兴欣的次数似乎就频繁起来。第三回是老魏拉着脸语重心长地要给他讲蓝雨那过去的事情。第四回是方锐,眼睛瞪老大,跟他说你来兴欣吃顿饭嘛正好讲讲我以前在蓝雨青训营的时候啊……再然后是包子,谁也没法拒绝那张一笑就阳光灿烂的脸。再后来他去兴欣似乎就没理由了,老板娘看他的眼神已经和看自己人没差了,好像比看老魏方锐他们还温柔不少。

倒是叶修看他的眼神没变过,最初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这人平时总喜欢微微眯着眼睛,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连真正紧张的时候也还是微微眯着眼,只是喉结上下滚动,让人感觉到他的紧张。

“我爱你。”

叶修说,他额头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睫毛都粘连起来,眼睛里藏着温润的水光。

“不是父爱。”叶修严肃补充。

“……”蓝河一瞬间想是不是应该给他一拳而不是拉了他的手。

身后阴影里的包子带头鼓起了掌。之所以说带头是因为后面又陆陆续续冒出了许多张熟悉的脸,老板娘,老魏,苏女神……还有黄少天。剑圣莫名满脸慈爱,一副老母亲的表情,就差挤出两滴眼泪来,戏很足很足。

完了。蓝河下意识就想松手去买几个橘子,然而叶修跟他十指相扣,手还直哆嗦。凉了凉了,蓝团长满脸绝望。通敌被偶像发现了,在蓝溪阁还他妈怎么混?


5.

“那是你爸你妈,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蓝河抓狂,“你这让我怎么带礼物啊?”

叶修理直气壮又理所当然:“我十年没回家了,当然不知道啊。不过小点儿吃的狗粮我还记得……就是不知道厂子倒闭没。”

蓝河心情复杂。

第一次去叶修家着实把蓝河紧张到了。他之前几乎没怎么听叶修说过家里的事,真正要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一无所知。叶修摸狗似的呼噜呼噜他的头发,轻声说怕啥呀,又不会揍你。

他已经做好了家里人的心理工作,叶家父母都是知书达理的传统文化人,但对于他的性取向却意外地没有横加干涉。想想也是,一个十几岁就离家出走的熊儿子,人回来了比什么都好。

更何况人家男孩子长得眉清目秀的那么好看,性子也温和,说话不卑不亢有礼貌,看着就讨人喜欢。还不知道谁祸害谁呢。

“一眼就分清了?看样子你还真是相当了解我哥了啊。”叶秋看起来有点吃惊,他跟蓝河第一次见面,对方却并没有认错他。

“也不是,叶修一看就欠揍。”蓝河不好意思地说。

叶秋立刻和这位小嫂子达成共识,好感度刷刷飞上去。临走前叶秋看起来还蛮不舍的,蓝河潜意识里觉得这人其实是个兄控。叶秋不玩荣耀,他跟叶修之间几乎隔了空白的十年,他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到底变成了什么样,经历了什么事,而蓝河见证了,并且会同叶修一起去经历。

比如蓝河妈妈突如其来的邀请。这个邀请太突兀,蓝河盯着屏幕没忍住吼了一句“我的妈呀”,叶修伸头来看,也跟着吼了一句“我的妈呀”,怂成一团往自家恋人怀里钻。

怂归怂,未来丈母娘的邀请不能不应。叶修愁得挠了半天后脑勺,叼着烟在屋子里心神不宁。蓝河被他的情绪影响,心烦意乱之下一把把他推进卧室推上了床,二话不说开始解扣子。叶修大吃一惊,马上就出门了干什么呢这是?

蓝河咬牙切齿:“你总不能穿睡衣去见我妈?挑身最好看的啊!”

几分钟后蓝河看着穿了一身国家队服的叶修叹了口气。

“干什么,你这是什么表情?”叶修从门后探出个脑袋,“不是你说这是那个,世界上最美的衣服还是啥?”

世界上最美的衣服……这人是怎么一本正经地说出这种羞耻的话的啊?蓝河回忆了一下,等等自己好像确实这么说过来着?

第一次世邀赛期间他作为后援团飞去了苏黎世,赛后被记者当成幸运路人在镜头前发表感言时像小学生一样激动到语无伦次。叶修这人连自己的访谈都不看,怎么看到这段羞耻到爆棚的采访的?

那边叶修又伸出手指晃晃,晃得蓝河眼前bulingbuling闪:“小蓝,你说五个冠军戒指戴全了会不会像暴发户?”

蓝河龇着牙上前掰他手指:“你正常点!”


6.

兔子养好久了,每天吃饭都趴叶修旁边乖巧等着主人把不喜欢吃的蔬菜放到萝卜形状的小碗里,给啥吃啥,叶修特满意。

可还没名字。蓝河琢磨着取一个,可他一个纯种工科男实在没什么文艺细胞,想了几个都瞬间自我否决,简直头疼。

叶修也头疼。他账号卡都是苏沐橙取的名字,几个小号全是系统随机的。苏沐橙这会儿正忙着世邀赛的赛后各种会,忙到天昏地暗。蓝河不太好意思打扰大忙人,拍拍脑袋问叶修:“要不随机取一个?”

“行啊。”叶修说着就开了游戏。

“……次奥,这什么鬼名字啊。”他忍不住爆了粗。

蓝河伸头一看也没能绷住,噗嗤就笑出来了。

丑兔子傻乎乎地蹲在他腿上,还没意识到自己即将拥有“沉默的铁驴”这个名字。系统取名大概也是看颜值的。不过……叶修沉思两秒,以后出去遛兔子满小区喊沉默的铁驴,丢脸的是人还是兔子啊?

蓝河也陷入沉思。

“叫声声吧。”叶修忽然说。“没啥意思,好听就成。”

蓝河赞同,靠在自家恋人肩膀上蹭了蹭,感慨:“给兔子取名真累。”

“是啊,不知道以后给孩子取名要累成什么样,唉。”
“诶……孩子?”
“不喜欢孩子?”
“唔……还行吧,我喜欢听话的。”
“教他做饭做家务。”
“叶修!你说的是孩子还是保姆!……”

小情侣黏黏糊糊打成一团,耳机线都扯掉了。蓝河最怕被挠腰,笑得又是流眼泪又是打嗝儿,求饶才算完。

阳光暖融融的,云朵也是大块的,今天天气真好。

声声蜷成一团安静地嚼叶子,对于这两只一惊一乍突然打架的两脚兽已经见怪不怪了。两脚兽们闹累了,在地毯上背靠背各玩各的,一人一只耳机,偶尔互相喂口零食,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度过一整个下午。

茶几上放着开了封的果汁和情侣马克杯,墙上满满当当挂着照片。婚纱照藏在最不起眼的一个角,蓝河面红耳赤羞得不行,好好的照片拍得跟表情包似的。

洗衣机里情侣睡衣湿淋淋搅在一起。抽屉里放了几盒不同口味的水果糖,不同牌子的几支护手霜码地整整齐齐。

叶修忽然说,小蓝啊。

蓝河嗯了一声。

“你看这里,”叶修把手里的kindle递过去,“这儿。”

蓝河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叶修的手生的真好看,他忍不住伸出手扣住,十指相扣,也不管手上都是薯片味。

第一次见一个人,体温在38.6°C,就叫一见钟情。

“酸溜溜的……你怎么开始看这种东西了?你是不是老了啊?”

“老没老你自己自己有数啊小蓝同志,昨天晚上……”

“停停停!停止这个话题!”

“都老夫老妻了害羞什么……”

……

于无声处,千言万语。



评论 ( 22 )
热度 ( 441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