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周江12H/08H】猫咪先生

@2017周江12H企划

原著向,一发完

一句话王方王

安利bgm: 《梵高先生》


1.

遇到周泽楷之前,江波涛一直觉得自己不招猫喜欢。

他这人对毛绒绒的东西没有抵抗力,走到路上看到猫猫狗狗都想撸两把,包里随时装着小盒猫零食,比带钥匙还勤快。按理说有粮就是爹,可猫主子死活不吃他这套,不管是野生的还是家养的,见了他就躲得远远的,远比傻乎乎的狗子们难撸。

“奇怪,这猫平时不怕生的……”清洁工阿姨看着橘猫的背影嘟囔着,明晃晃的一大坨橘色很快消失在视线里。

江波涛把拆开的小鱼干放到路边,有点无奈地笑笑:“可能我和猫八字不合,等会儿我走了它就回来吃了。”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暖暖的,明亮不灼人。他的心情也很好,脱了棒球外套扔在包里,袖子松松挽起,漫无目的地绕着这个自己即将工作的地方转圈圈。所有相关手续都办理完毕,明天他就要穿上那身被调侃为企鹅配色的队服,正式踏入轮回的大楼。

耳机里木吉他的小调缓缓流淌,江波涛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懒懒散散地边走边看。他有点路痴,不看路标很快又走回了原本的地方。草地还是那块草地,多了一个穿着企鹅队服的人。

还有那只圆滚滚的橘猫。

那人坐在路边,台阶太矮腿太长,只能无辜地蜷着。橘猫眯着眼睛蹲在他旁边任撸,吃的还是自己刚刚拿的小鱼干。

江波涛:“……”

他知道那是谁,但没出声打扰。这个画面太好看了,他想多看两眼。橘猫吃得旁若无人,那只手挠它下巴时还偏过头配合得蹭蹭,看得江波涛心里直痒痒。

想摸。

可能他的表情太过明显,视线里出现了半截小鱼干。江波涛顺着小鱼干看过去,是只很漂亮的手,骨节匀称,手指修长,阳光下皮肤白得像要发光。

心跳的节奏在这时漏了一拍。

“哈喽。”江波涛弯了弯嘴角,阳光晒得他脸上发烫。他的瞳孔里映出那张名副其实的联盟第一脸,忽然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前辈,耳朵……露出来啦?”


2.

见过周泽楷的人都说他是猫薄荷体质,多高冷的猫看到他都要扑过来蹭裤腿儿。

轮回官博热度最高的一张图是周泽楷和一只猫的合照,猫是路边随处可见的田园猫,凶且野,警惕性特别高的那种,蹲在石台子上眯着眼睛,拿自己的小脑袋去蹭他下巴。周泽楷手里还端着半杯奶茶,眉眼间都是温柔。

他穿一件米白色毛衣,牛仔裤规矩地挽起一截,露着精致的脚踝。初秋的阳光慵懒温和,整副画面都染上了淡淡的金色。轮回的迷妹们对着照片尖叫,他好可爱他好苏,他是世界的瑰宝,是在羡慕猫。尚在贺武的江波涛对着照片无声感慨,它好可爱它好乖,它是生命的奇迹,是在羡慕周泽楷。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这个属性被轮回的新人惦记了这么久。江波涛盯着猫一副想摸又不敢摸的样子,他以为是碍着他的面子,干脆直接递过去半截小鱼干。

“耳朵?”

“嗯,猫耳朵。”

周泽楷反应了两秒钟忽然想起来了。刚刚拆礼物的时候按照部门小姐姐要求戴上了粉丝寄过来的手工猫耳,摆拍,各种摆拍,然后喝了口水,然后就下楼了……

他僵硬地伸手摸摸自己的头,果然摸到了软绵绵的耳朵。

周泽楷:“……”

江波涛看到这位队长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不知怎么他想起自己小时候看过的一部动画片《东京猫猫》,主角遇到了喜欢的男孩子,因为害羞露出了猫耳朵和尾巴。

耳朵和尾巴藏得住,可心意是藏不住的。江波涛看着他红得夸张的脸,脑内莫名其妙顺完了童年的剧情。他征求了一下周泽楷的意见,轻手轻脚拿掉了那两枚做工精细的猫耳发夹,同时礼貌地解释说自己会把猫吓跑。

周泽楷歪着头想了两秒钟,把橘猫抱到自己腿上:“试试?”


3.

江波涛来轮回之前做足了各种准备。他本就是战队所需要的人才,方明华推荐加上他天生讨人喜欢的性子,很快就融入了轮回。

千算万算,没想到最大的问题居然是晨跑。

轮回对自家选手的身体素质相当正视,不论严寒酷暑,早晨六点都得准时在宿舍楼下集合,迟到一分钟全体跑一圈。偏偏江波涛是猫性子。那会儿他粘合剂的称呼刚被联盟喊起来,被轮回内部吐槽是粘在床上起不来。吴启杜明吕泊远轮流去砸过江波涛的门,但是收效甚微。连续一周集体被罚以后,周泽楷亲自去敲了他的门。

“一起睡。”穿着毛茸茸企鹅睡衣,翘着一头乱毛的联盟第一脸严肃地说。

江波涛叼着牙刷,把涌到嘴边的“谢谢不用了”连同一口泡沫咽了下去。毕竟他对毛茸茸的东西没有抵抗力。

轮回正式队员的宿舍都是双人宿舍,周泽楷不知什么原因一直一个人住。江波涛行李不多,拾掇拾掇搬了过去。到了宿舍又傻了眼,只有一张床。

还是双人床,他睡沙发都不合适。周泽楷把自己的被子枕头都往旁边挪了挪,拍拍旁边示意他过去。

“等你能按时起来了,就回去住。”

周泽楷露出了一个善解人意的心脏微笑:“那之前,先凑合吧。”

第二天早上周泽楷黑着眼圈把他晃起来:“有人说你……睡相差吗?”

江波涛不好意思地摇摇头。

那天晚上他睡得提心吊胆,次日轮回队员看着他们顶着黑眼圈的正副队欲言又止。江波涛是睡眠不足就智商下降的类型,好在有经验强撑着,指挥依然到位。晚上回去发现不对劲儿——他穿的是周泽楷的衣服。

再看看他家坐在床边打盹儿的队长,脖子上有几道清晰的红痕,看起来分外暧昧。

江波涛:“……”心情复杂。

他知道那群熊孩子在想什么,可他又不能揪着他们的耳朵一个一个解释,心虚似的。他有什么好心虚的?不就是穿错衣服,睡觉不老实?

等等他为什么要纠结这个,这样更显得心虚了啊!

江波涛鲜少在人际关系上郁闷,这回却莫名其妙地乱了阵脚。周泽楷刚洗完澡出来,身上冒着蒸腾的白气,头发湿漉漉的,眉睫挂着水珠,配上那张充满禁欲感的脸蛋。牛奶冲好了放在桌子上冷着,周泽楷咕嘟咕嘟一饮而尽,喉结上下滚动,性感到惨绝人寰。

江波涛心情更复杂了。周泽楷过来逗猫似的顺手挠了挠他的头发:“有心事?”

“没有,”江波涛说:“队长你好帅啊,难怪猫都喜欢你。”

周泽楷又呼噜呼噜他的头发:“快去洗澡。”

荣耀圈子里说江波涛是周泽楷的翻译机,只有他自己知道,周泽楷读人心的本事也是一流——尤其擅长读他的。

他忽然有些巴望着周泽楷能多读一点,把他自己都一团糟的那一份心情解剖开。可从哪里开始读呢?吃饭时拨走的香菜,晚归时轻手轻脚的动作,每天晚上冲好的热牛奶,还是初次见面脸上微微的热度?

或许是那只猫,江波涛想。是那只趴在周泽楷腿上才让自己摸的胖橘。


4.

联盟里喜欢猫的不在少数,百分之九十九云养,还剩百分之一是知名猫奴王杰希。第八赛季的冬天,轮回和去B市和微草打了一场友谊赛。比赛结束照例聚餐,餐桌上不知怎么聊到猫,王杰希云淡风轻地掏出手机给他们看自家的宝贝们。这是福宝,这是牛奶,最好看的这只是伊丽莎白。还有一只大小眼的虎斑叫旋风扫落叶。王杰希当天晚上回去就收到了江波涛的短信,轮回正副队难得任性一回,江波涛负责花言巧语,周泽楷负责无辜卖乖,跟经理磨了一通,推迟一天回S市。

次日这两人敲开了王杰希的门,王杰希看着他俩大包小包地往屋子里拎东西,这是给猫的,这是给人的,给猫的比给人的还多,盒子上印的全是猫咪图案。周泽楷帮着把东西放好,江波涛抿了抿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猫比人多呀。

说完就看到那几只主子趴在沙发上懒洋洋地看着他们这三个两足兽,满脸都写着有事启奏无事退朝,高冷得不行。

都说宠物随主人,江波涛看到画风同一众高贵冷艳的猫咪截然不同的旋风扫落叶时欲言又止。王杰希蹲下来摸摸虎斑猫的脑袋,被赏了一爪子以后叹了口气,说是替人养的,一言难尽。

江波涛默默撸着周泽楷抱到腿上的猫感慨,王队也是有故事的人。

临走时王杰希把他们送到门口,扶着门不咸不淡地开口道别:“下次来带猫粮就行了。”瞥一眼周泽楷,补充:“狗粮就免了。”

江波涛脸上维持着惯常的微笑,向来灵光的脑壳却突然卡机了。周泽楷在这时展现出了明显快于江波涛思维速度的行动力——他抓起江波涛的手,扬了扬算是告别。

江波涛大脑轰隆一声,接着又是一声,脸上还维持着惯常的笑,虽然不知道到底维持住了几分。周泽楷没看他,就那么抓着他的手转身离开。江波涛僵硬地被他拖着,出了楼道被扑面而来的雪花糊了一脸冰凉,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天黑了。

他们踩着薄薄的一层新雪沙沙地走了一段,就保持着那个一前一后的身位,一路无言。江波涛觉得自己全身的细胞都在乱转圈,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往哪里走,脑子好像在咕嘟咕嘟冒泡泡。周泽楷紧紧捏着他的手,手心里全是汗,他们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紧张。

“小周,”江波涛哑着嗓子开口,喊了两声对方才听到,“买杯奶茶?”就势抽回了手。

周泽楷回过头,路灯暖黄色的光线把他的轮廓柔化。江波涛这才看到对方满头都是汗,不知是紧张成了什么样子,反正总决赛都没这么紧张。他心里忽然轻松了不少,连带着语气也轻快了,环视了一圈,忽然问:“这是哪儿啊?”

周泽楷的眼睛瞪了老大,挠挠头:“不知道。刚刚……没想那么多。”

“——只想牵着你。”

他这个直球来得比牵手更突兀。江波涛张了张嘴,话到了嘴边又觉得多余。他心一横,上前一步,踮着脚尖胡乱在周泽楷脸上吧唧了一口。

也没管亲的嘴唇还是脸,亲完就傻了。他俩站在昏黄的路灯下傻子似的互相僵直,直到周泽楷打了个喷嚏。

“回去吧。”江波涛小声说,他还想说点什么,声音融化在空气里。

周泽楷再次牵了他的手。

先是扯住袖子,手指顺着柔软的布料小动物讨食般小心翼翼地爬到手腕,又慢慢向下握住掌心。像所有缠绵的恋人那样,同他双手交叠。

十指相扣时江波涛惊觉自己一直是屏着呼吸的,他紧紧抿着唇,感觉心跳声被胸腔放大了一百倍,雪落下的声音咚咚咚咚地敲着耳膜。

如同他一直以来深藏的心意,欲盖弥彰。


5.

“和队长打啵是全荣耀少女的梦想啊!”吴启说。

“附议,队长和副队同时脱单,应该请我们吃饭。”杜明说。

“附议,要请两顿,一人一顿,不准并一起。地点我都看好了,就在……”吕泊远补充。

江波涛把他们通通轰去训练。

他的队长在人前害羞得像偶像剧里情窦初开的小女生,稍微调戏一下就很夸张地红着脸,头顶都要冒蒸汽的模样。可温柔起来又真的是网文里的玛丽苏男主,细致体贴,无可挑剔。江波涛不是没看过论坛里他们的同人文,刷到周泽楷就是满屏幕的霸道总裁,刷到他自己往往是试图挑拨离间男女主关系的心机男二,或者和女主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贴心邻家。

他俩是正副队,晚上照例最后离开训练室。周泽楷把江波涛捞到怀里抱着,下巴放在他肩窝,猫似的闭着眼睛听他念,听到有趣的地方就抬头在他副队白嫩的脸蛋上轻轻啄一口,再轻轻地蹭一蹭。

连续三篇文都是一个套路,江波涛把手机一扔伸了个懒腰,鼓着腮帮子气哼哼的:“我看起来有那么坏吗?”

周泽楷把手伸到他衣服里捂着,眯着眼睛猫似的打了个哈欠。

“好吧,”江波涛转过身,揉了揉他的头发:“我就是这么坏的,不准你看她。”

想了想又补充:“只准你看我。”

“你笑什么啊?听到没有,喂,干什么?唔……周泽楷你这人……”

闹腾到最后还是见好就收了,他俩做贼似的偷溜出去买夜宵,又鬼鬼祟祟溜回宿舍。江波涛已经能按时起床晨跑,但现在理所当然地有了不搬回去的理由。周泽楷晚上抱着他腰睡,价值连城的脸蛋贴着他单薄的背,也不怕这小祖宗睡着睡着再打一套地裂波动七十二连。冰箱里放着甜甜圈,床头抽屉里藏了盒杰士邦。床上他俩盖着同一床被子,穿着同款的内裤。拉开衣柜,能看到打理得板正整洁的队服。

好像在同居。

江波涛死活不愿意和他穿情侣装,说同款的衣服没人能比周泽楷穿得好看,他有自知之明。于是他们除了内裤以外唯一的情侣装就是轮回的队服。比较烦的是吴启杜明吕泊远他们也都有同款的队服,周泽楷想,改天申请给队长和副队长加点特殊工艺。

等他们都退役了,就把这两身专属于他们的情侣装带走。结婚的时候请他们喜欢也喜欢他们的人来,一起喝喝酒聊聊天,虽然职业选手根本喝不了多少。

去国外领证,度个漫长的蜜月,把全世界都玩一遍。找个不大不小的城市定居,最好有一个小院子。

要有一只猫。周泽楷抱着睡得迷迷糊糊的江波涛想,送给他做生日礼物。

要有一只愿意粘他的猫。


尾声.

江波涛十五岁的时候想要一只猫。

不需要名贵的品种,毛茸茸的,愿意粘他就好。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回到了自己十五岁生日那天。眼前摆着一个粉色的盒子,上面写着,最亲爱的江,十五岁生日快乐。

他有点茫然,因为他想不起来谁会这么叫他。

十五岁的江波涛拆开盒子,一个穿着毛茸茸睡衣的猫耳猫尾大男生从里面钻了出来。

“生日快……”

“哇——!!!”

江波涛从梦里惊醒,太奇怪了,他居然梦到了猫耳朵的周泽楷,还是从箱子里冒出来的。

说到这个,周泽楷呢?

他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正要起床时忽然有人进来。自家恋人顶着两块毛茸茸的布过来了。

“以前粉丝做的猫耳……”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皱眉:“时间太长,坏了。”

又亲昵地蹭了蹭江波涛的肩膀:“江,生日快乐。”

江波涛歪着脑袋看他。

周泽楷脸都快憋红了:“………………………………喵~”

你生日你最大咯。

他起身轻轻吻上了江波涛的额头:“早安。”


陪你过的第一个生日,祝你一切都好
肝到四点钟逻辑混乱,如有bug欢迎捉虫~

评论 ( 40 )
热度 ( 817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