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叶蓝】蓝兔子梦游兴欣境

妖怪paro,摸鱼。
根本看不出来的古风。
《天上掉下周泽楷》 同款背景。




蓝河趴在草丛里时一度以为自己就这么嗝屁了。天生异象,日月同空,六界皆是大乱。连仙界那位不可一世的战神都陨落成魔,妖界同魔界交锋,死伤惨重。


他被自家蓝雨山头的二当家黄少天一尾巴扫出了战场:“无论如何冰雨不能被抢了去,灭神的诅咒已折,灭绝星辰下落不明,怕也是微草的叫人藏起来了。”又露出尖尖小虎牙,笑得神气又嚣张:“你黄少可不是因冰雨成名的,不怕,尽管跑便是了。”


他的身后大当家抹了抹脸上的血迹,也微微点一点头,暗色眸子里他往常看不懂的情谊在这时无比明晰。于是蓝河也点一点头不再废话,他多跑一步便是多尽了一份力,大当家二当家留守战场,他没什么通天的本事,能做的只有拼了命地跑。哪怕那柄稀世的神器根本不在他身上,哪怕只是让他引开绝大多数的追杀,给真正佩着冰雨的少主卢瀚文争取多一点生的机会。


小卢应当安全了。蓝河疲倦地念叨,不知道大当家二当家他们怎么样了?雨还在下,冲尽了脸上的血渍和污泥。他的身子在一圈圈缩小,从蓝发的俊朗青年变成昔日赤瞳的白兔。他在心里不停告诉自己不能睡,可另一个声音却在说,你累了,你已经很累了。


你应当睡了。



“睡你麻痹起来嗨!”


“包子闭嘴,别吓着它了。”


“哈哈哈它这不是醒了吗?小兔子你是什么星座的?”


“……”


蓝河迷迷糊糊睁开眼,一抬头正顶在什么硬热的东西上,他隔着布料无意识蹭了蹭,对方立刻一哆嗦,拎着他的后脖子把他提了起来:“睡别人的大腿还这么嚣张,流氓兔吗你?”


得,是被人当野兔子捡回来了。


“叶修哥你别提它脖子呀,”身后传来甜美的女声:“它还伤着呢!”


蓝河懵了懵,提起他的那人把它又提近了些,细细打量了一番。蓝河眨巴眨巴兔子眼,乖巧地一动不动,脑内疯狂弹幕滚屏,唔,是张俊脸,还恰好是他喜欢的类型。


那人说:“是公兔子呀!难怪那么流氓。沐橙你不要抱它。”


蓝河差点一兔子腿蹬上去。


“就叫蓝河吧。”叶修说。一群人围在一起吃饭,他草草扒了几口就坐在门口的躺椅上吞云吐雾,眯着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模样。蓝河被他揣在胸口趴着,听了这个声音不知怎么,忽然觉得耳熟。诧异之下竟也不关注对方随口念出自己名字的事情了。


“蓝河这名字好,老大厉害,老大无敌!”金发青年笑嘻嘻地鼓掌,胳膊碰到旁边单马尾姑娘的筷子,立刻被狠狠剜了一眼。


“他厉害个头哇,”忽然有人跳出来嫌弃。说话的是个术士模样的男人,慢悠悠吃饱了过来坐在一边也开始抽烟:“他逮着个兔子就起名叫蓝河。”


这时橙发姑娘笑着说话了:“可几百年来他也只逮了两只兔子呀。”


“不啊。”叶修懒洋洋地笑,呼噜呼噜兔子毛,极小声自言自语般地说:“逮了同一只。”


蓝河耳朵尖,听得云里雾里。那场群殴里他被打回原形后时常云里雾里。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怎么跑到了这个地方,怎么变成了家养兔子,怎么天天一头雾水却并不害怕被突然炖汤。叶修舒舒服服躺着没再开口,蓝河趴在他心口晒太阳,柔软的肚皮下面就贴着那颗扑通扑通的心脏。


“外面怎么样了呀?”一群人陆陆续续吃完了饭,围在小院子里晒太阳,单马尾的女人聊八卦似的随口问。


“还行,”短发青年笑嘻嘻地:“也没啥大事儿。新战神上位了,羲和神一放出来什么洪水暴雪都退了。”


“新战神?是不是以前差点和沐沐定亲的那个呀?姓周好像?”单马尾姑娘立刻警觉起来:“我们沐沐可不能给他,长得好看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男人都是骗人精。”


“喂喂老板娘你这就过分了啊,”短发青年又说:“地图炮开太猛了,我方锐一看就不是什么坏东西。”又瞟一眼叶修:“那边那个就说不准了。”


术士抗议:“点心你注意点,我也坐这儿呢。”顿了顿又问:“蓝雨怎么样了?”

“有损失,不过冰雨保住了,文州黄少都没事儿。文州还因祸得福,修成了半龙。哎呦,白蛇配龙角可真好看。”点心说。


蓝河一听蓝雨俩字整只兔都警觉起来,原本被撸趴着的耳朵支楞着,被叶修重又用两根手指压了下去。他还想听更多关于蓝雨的事情,哪知道那边的话题却突然转了方向。


“我觉得白蛇配银角好看,撒上亮片,bulingbuling的。”橙发姑娘说。她旁边坐着的短发姑娘一直在打瞌睡,这会儿一个激灵加入话题:“还可以配雷霆产的电光缎带。”


“金角也不错吧?”老板娘说。


接下来的时间谁也没能插上这三个姑娘的话题,在她们的谈话里喻文州一会儿变成彩色小马一会儿变成海绵宝宝一会儿又变成秋葵色小白蛇,蓝河听了两分钟就觉得吃不消。


一旁有个看起来有点害羞的少年,轻声说着嗯嗯微草也没事真是太好了。又说,正好前两天英杰来拿灭绝星辰时又送了微草特产的白蛇晨露,要不要尝尝呢?


众人纷纷摆手:“谢谢一帆,不了不了,真的不用。”


一帆贴心地说:“要不要给蓝河尝尝?虽说味道不好,于恢复元气还是大有好处的。”


叶修用菜叶子兜着晨露过来的时候蓝河是真的想蹬他了。任他千不甘万不愿,叶修掐着他兔脸就给灌下去了,还充满暗示性地伸手揉他肚子,满脸都写着“不喝就弹你小oo”,可以说是非常心脏+流氓了。


微草白蛇晨露,精选白蛇鳞片泡制成,不是每一滴晨露都叫微草水。一口提神醒脑,两口腰好腿好精神好,三口梦回前世,孟婆汤都能给呕出来。


蓝河被灌下去几大口。他是妖,没啥前世,但这么一灌倒真是灌出来了什么幻梦般的久远往事。


他回头看向叶修,越看越模糊,最后恍然间竟看到了那个陨落的古老神袛。手持却邪,一身黑铠,满身的血痕,眼神冰冷如同封冻的海洋。


世间妖怪千千万,一类是喻文州黄少天这类天生的大妖怪,一类是机缘巧合之下集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修炼出灵智的普通妖怪。蓝河属于后者。成妖必然立天劫,蓝河不过是个兔妖,经历的劫也是不大不小,刚刚好洗去了成妖前的那一段记忆。


眼下这段前尘往事居然被微草白蛇水给捞出来了。


彼时他还是只普通的野兔子,和其它千千万万只在林子里蹦哒的野兔子没什么区别。硬要说的话,他可能比别的兔子倒霉一点,被一只闲来无事看他不爽的小妖一脚踹下了河。


可他又要幸运一点,被一根细长的银矛轻轻挑上了岸。浑身湿透的野兔子必然没什么好模样,他以为自己要被串在火堆上变成烤兔子,却被抱到了一个并不温暖的怀里。


如果有神,大概就是这副模样了吧。瑟瑟发抖的兔子想。那人一身黑色铠甲,长发披散,满身的杀伐之气,面具之下却是一张白净的少年的脸。


可分明是少年人的模样,眼底为何有浓重至此的哀戚?


“却邪难得不杀生,想来是你我有缘。”少年开口,声音却是意外的清冷,如同冰色蔷薇坠在心尖:“此后你便叫蓝河。”


冬夜寒冷,少年去了那一身冰凉的铠甲将他揣到怀里,坐在火堆旁兀自闭目养神。他的眉峰微蹙,薄薄的唇紧紧抿着,无一丝一毫的松懈,仿佛梦魇缠身。蓝河一身白毛烘干后重新蓬松柔软起来,贴着少年的胸膛,兔子心砰砰乱跳,小心翼翼地支起身子去抚平少年的眉尖。


少年被他笨拙的动作惊动,片刻的沉默后竟忍不住笑了。


“明日一战,若我有命回来,若我能再与你相见……小兔子,那时我便告诉你我的真名。”



tbc.

评论 ( 24 )
热度 ( 345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