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周江】甜物语

 

美食家周x甜品师江,网恋奔现,全文7k5一发完。

高甜预警,无脑发糖。温馨提示:可能会看饿。

 

 

 

 

周泽楷跳下白色的月台,在写着站名的木牌前拍了张照,手指点点屏幕发出。过不了几分钟就会有无数评论涌入他的主页,一部分为了他的美食,一部分为了他的脸。

 

这座海滨小城安静而温柔,天空澄澈,风涌过铺满落樱的街道,街道两边是低矮的木屋,窗前挂着一排排晴天娃娃。黄昏时分飘起了雨,雨丝细如牛毛,吹在脸上润润的很舒服。

 

周泽楷难得有这么自由的时候,墨镜、口罩和帽子都丢在背包里,穿得像个高中生似的沿着异国的人行道晃悠。正是放学时间,小吃店纷纷摆出刚做好的点心,空气里溢满甜味。戴着黄色帽子的小学生踮着脚等待彩色巧克力香蕉,女孩们围在可丽饼店前,她们穿不同的制服,在四月的风里露着漂亮的大腿,如同一株株俏丽的樱花树。

 

手机上特别提醒一条接一条,周泽楷绕开热闹的人群,去一家有些偏僻的小巷口里买糯米团子。他七拐八拐,终于找到了那家店。白白糯糯的团子串成串串,淋上酱油盛在白净的盘子里分外好看。

 

店家是对上了年纪的夫妇,店面不大,收拾得井井有条。周泽楷摆好了团子拿出手机又是咔嚓一张,正面无表情地调好了滤镜发出去,一只白猫忽然跳上凳子,蹭了蹭他的胳膊。

 

 

 

“请问是,一枪穿云大大吗?”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猫咪喵了一声,周泽楷抬起头,对面棕发的和服青年向他伸出一只手,笑意渐浓:“真人比照片还帅呀,可以给我签个名吗?”

 

他的另一只手握着手机,屏幕上赫然是周泽楷刚发的那张照片。周泽楷盯着看了几秒忍不住莞尔,把一串糯米团子递给了他。

 

 

 

门前的风铃叮叮当当,外面雨水淋淋漓漓的居然下大了。周泽楷按照江波涛的说法吃了团子垫垫肚子,等着他带自己去吃颇负盛名的鲷鱼饭。江波涛掏出一柄绘着梅花的纸伞,两人共用,沿着小路慢悠悠游荡。

 

周泽楷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犹豫了一下指指自己的唇角。

 

“啊?这里吗?”江波涛眨眨眼睛想擦擦,最后还是周泽楷用纸巾轻轻抹掉了他唇边的酱油。江波涛擦了半天没擦对地方,疑心他故意指错地方,脸上有点红地嘀咕着:“小周你是不是故意的呀。”

 

周泽楷一本正经:“你先的,无浪太太。”

 

江波涛:“……”提黑历史还能不能好了。

 

 

 

美食鉴赏圈大手一枪穿云有颜有料,被粉丝称作吃货届皇帝。周泽楷自己不怎么在乎这些乱七八糟的称呼,作为一个连自己微博回复都懒得看的人,他最大的爱好其实是开小号视奸隔壁的大手无浪。

 

早期无浪的微博充斥着浓浓的文艺少女气息,各种甜点层出不穷,一度被称为最甜厨娘,想把他娶回家做饭的估计和周泽楷的颜粉数量都有一拼。

 

周泽楷自己也蛮想把无浪娶回家的,所以看到评论区成片成片的无浪太太今天发糖了吗、无浪太太是我的小甜心、无浪太太是我的苹果糖诸如此类总是心情复杂。

 

你们的无浪太太,其实只是个重度甜食控的美少男啊。

 

无浪是个美少女的谣言直到江波涛开始录制视频才结束,然而迷妹们看着视频里围着围裙只露出半张脸,皮肤白白下巴尖尖,一笑露出两枚小虎牙,脖颈到锁骨曲线流畅漂亮的无浪大大,高呼小甜心的人数只增不减。

 

江波涛很无奈,打开视频郁闷地向周泽楷抱怨:“小周,要说好看你才是最好看的,为什么她们不叫你甜心宝贝小心肝儿?”

 

周泽楷看看自己满脸都写着性冷淡,配图文字除了必要的说明绝不多逼逼一句的高冷画风,又看看江波涛围着围裙一边笑着解说一边揉面团,搅拌蛋液,按照粉丝的建议捏出熊耳朵,弹幕一片刷贤妻良母小甜心的视频。

 

周泽楷把备注改成了♡周泽楷的小娇妻♡。

 

 

 

他们相识不过一年多,几周前的七夕刚刚确定关系,这是第一回奔现,地点还在异国一座不知名的小镇。周家妈妈听说儿子网恋气得要打他屁股,听说把无浪泡到手了又去亲亲他的脸蛋,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把氛围搞崩了,对着视频列举了周泽楷从小到大的种种冷场事迹,听得周泽楷灰头土脸的。

 

江波涛在相隔了一个小时的日本哈哈大笑。他没用多久就获得了周妈妈的喜欢。周泽楷在一边听他们家长里短地唠嗑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已经成了外人,于是在周妈妈后面偷偷对着江波涛对口型。

 

张牙舞爪周泽楷:“见面再收拾你。”

 

那边江波涛还是笑,身后一树樱花簌簌而下,花瓣落在他浅棕的发间。远处有摩天轮缓缓旋转,夕阳落下海面,树木的影子长得没有尽头。

 

 

 

江波涛在这座低调的海滨小镇已经住了一周多,道路摸得透熟,一路眉飞色舞。周泽楷听他说那家糯米丸子的酱油是老板娘自制的,几十年的手艺,淋上甜软的糯米鲜味十足。四月中旬是岛屿最美的时候,樱花正好,鲷鱼肥美。这也是江波涛把地点定在这里的原因。小城紧邻濑户内海,盛产一种叫做鲷鱼饭的乡土料理。当地人把整条鲷鱼和大米一起蒸熟,浇上蛋黄和特制的调味汁。

 

鲷鱼之乡有最正宗美味的鲷鱼饭,江波涛对他挑眉毛:“我找到了一家特别棒的小店,晚饭就在那里吃吧?”

 

周泽楷点点头,然后他们不再说话,静静地走过毛毛雨覆盖的朦胧的街道。章鱼烧,盐烤鲭鱼和关东煮的香味交织在一起,他们穿过一条条街道,天色渐暗,昏黄的路灯依次亮起。

 

 那家店很好认,门口挂了一串灯笼,穗子在风里轻轻晃动。店里很热闹,江波涛找了一个偏拐角的位置,相当熟练地报上菜名。他以前在日本留学,因此说得一口流利的日语,因为周泽楷喜欢还特意偏向关西腔。周泽楷的日语素养来自各种动漫,出门全靠提前准备,实在不行打电话找江波涛救命。他安静地托着下巴看江波涛点餐,说来也是神奇,明明是第一次见面,怎么就真的像是曾在一起许多年。

 

鲷鱼饭来得很快,还有鲷鱼汤面、刺身和铁板鲷鱼。周泽楷的那份按照叮嘱去了菌菇,细碎的葱花洒在雪白鱼肉上,又淋了一层深色的酱料,香气溢满鼻尖。

 

看起来很好吃。周泽楷想,习惯性地拍一张发博。镜头里对面的人依然只露了半张脸,双手合十笑得很甜:“いただきます!”

 

周泽楷有点别扭地小声跟着说了一遍。他中文都不太说,更别提这么大声地说完全不标准的日语,有种浓浓的羞耻感。江波涛教小孩子似的俯身过来,几乎要贴着他的鼻尖:“i 、ta、da、 ki 、ma 、su~小周,再说一次~”

 

周泽楷满脸都写着无奈。

 

“袖子,蹭到酱油了。”

 

“d(ŐдŐ๑)呜哇!”

 

 

 

 吃完鲷鱼饭,暮色已经完全降临了。夜晚天空明朗起来,月色温柔。很多人出来散步,大多是一家人一起边走边聊。周泽楷奔波一天有点累,江波涛贴心地带他回来休息。他租住的是一间日式木屋,远离街道而临近海边,周围满是郁郁葱葱的树木。

 

周泽楷把东西放好,第一件事就是奔向冰箱。冰箱上贴了一只有点褪色的小企鹅,周泽楷看着眼熟,想了半天才想起来那是他以前搞的评论抽奖活动,江波涛居然参加了,还把那个廉价的奖品留到现在。

 

不出所料江波涛又把冰箱塞得满满当当。这是他的习惯,吃到好吃的东西总要自己动手试一试做出来,有时还会按着想法改良。周泽楷的视线由上而下,扫过那些码得整整齐齐的原料。

 

在他们相隔万里的日子,江波涛总喜欢边聊天边给他发这些照片。生米粒变得饱满喷香的过程,糯米粉揉出好看的形状,鱼肚子上粉色的最好看的那块肉,点缀在可丽饼中间的草莓。他手机里存了无数张这样的照片,每一张都有江波涛的声音藏在里面。

 

他赤着脚在屋子里绕了一圈,猫似的观察着这个处处是恋人气息的屋子。玄关鞋架上摆着鞋子和雨伞,客厅连着厨房。江波涛算不上特别会收拾,但餐桌上格外整齐干净有情调,铺了特别定制的HelloKitty桌布,瓶子里插了一枝新鲜的樱,旁边还别有用心地铺了几瓣樱花。周泽楷恍然想起今天下午是小甜心无浪大大的下午茶直播时间,难怪这一块儿粉嫩粉嫩的,和整个屋子的画风都不同。

 

这时江波涛洗完澡出来了,睡衣松松垮垮的一看就没穿好。热气蒸得皮肤泛了粉色,头发湿漉漉的,眼睛里也满是氤氲的水汽。“睡衣在床上,小周快去洗澡。”他轻声催促,看到周泽楷用一言难尽的表情盯着餐桌,于是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下午做的麻薯……”粉色蔓延到耳朵尖尖,声音都模糊了。

 

周泽楷皱眉。“我没看到。”他满脸认真:“下午,在飞机上。”

 

他自认为脸上是非常认真执着又带了点楚楚可怜的表情,试图用这张脸向心软的无浪大大撒个娇。这个表情看在江波涛眼里却有点阴郁,再看就是致郁,随时有要黑化的危险。

 

江波涛内心警铃大作,立即提出补救措施:“那我再给你做一遍,正好冰箱里还有材料。”

 

周泽楷自认计划通,乖乖去洗澡。路过江波涛时对方狡黠地一笑:“等会儿有惊喜哦。”

 

 

 

风铃叮叮当当响了几声。江波涛关好门,拉着周泽楷慢慢走下几层台阶。

 

木屋后面是一片小树林,凉风习习月光明朗,低矮的灌木挨挨挤挤。周泽楷眼睛被蒙着,心里有点小紧张,一颗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嘴角上扬,掩饰不住的期待。

 

喵。

 

江波涛的声音。

 

喵。

 

周泽楷眼前的手帕被解开,星星点点的萤光涌入视线。他惊喜地伸手想要摸一摸,那些灵巧的虫儿却梦一样捉摸不定。

 

灌木丛间满是点点萤光,一闪一闪,那么微小又那么亮。这是第一季的萤火虫,在梅雨季节来临就会死去。它们用力地发光,静谧的林间似有银河流转。

 

周泽楷的眼睛也被萤光点亮,他捏了捏江波涛的手,又被捏了回来。萤火虫在土地成蛹,古人以腐草为萤描述它们的降生。浮世绘中常有萤火虫狩猎,人们穿着浴衣,用网兜捕捉这些浪漫的虫子。

 

周泽楷忽然想说些什么。他回过头,看到江波涛正盯着自己微微地笑,一句话猛然卡在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于是他摸摸江波涛的头发,在微凉的额头亲了一口。

 

灌木丛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江波涛假装被吸引了注意力,哎呀一声俯下身来。周泽楷笑笑,顺着他看过去,惊讶地看到一只橘色的小猫。

 

“喵喵,过来~”江波涛蹲下来,从袋子里拿出几只白色小碗。周泽楷这才看到灌木丛后还藏着几只猫,白色的花的虎斑的,耳朵尖尖的,都警惕地看着他。

 

“都是附近的流浪猫,”江波涛一勺一勺地从一个罐子里挖自制的肉丸:“鸡胸肉、鸡蛋、南瓜还有玉米粉做的猫饭,今天加餐,有小鱼干吃。”

 

那些猫咪显然是很熟悉江波涛了,纷纷围在碗边狼吞虎咽。见周泽楷蹲下来发小鱼干也不再怕他,那只小橘猫轻轻叼走半条鱼,尾巴蹭到了他的手背。

 

“有名字么?”周泽楷小心地用手指抚平猫咪吃食时翘起的毛。他蛮喜欢猫,经常想着等不做美食博主了就养只猫,名字都取好了,叫年年,每天都有小黄鱼吃。

 

“有啊,”江波涛一只一只数过去:“小一小穿小云,大无大浪,等等。”

 

周泽楷揉他头发:“现编的。”

 

“没办法啊,”江波涛却很认真地叹口气:“起了名字就是我的猫了,我又不能一直养它们。”他把最后一个丸子捞到碗里:“不过它们很聪明,自己也能养得油光水亮的。”

 

周泽楷认同地点头。他们喂完了猫又看了一会儿萤火虫,这个季节没什么蚊子,凉风吹着浴衣下光裸的小腿很舒服。江波涛蹲了一会儿腿麻了,周泽楷一把将他捞起来,幸灾乐祸地看他龇牙咧嘴地揉腿。

 

 

 

回到木屋时已经快十点了。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背靠背玩了一会儿手机。临睡前周泽楷想起了什么似的,执意要改江波涛的微博名。

 

“这不是没变吗。”江波涛接过手机有点摸不着头脑,横看竖看都是无浪俩字,毫无变化。

 

“起了名字,”周泽楷说:“是我的了。”

 

江波涛愣了一下,旋即反应很快地抓住周泽楷的肩膀:“捕捉一只穿云,命名周泽楷!”

 

周泽楷很配合地缩成一团,一米八一的个子委委屈屈的,江波涛看得心情复杂,于是咔嚓拍了下来。

 

 

 

窗户开了一半透气。江波涛的住处离海很近,风里带着微微的咸,安静下来就有舒缓的潮声入耳。

 

周泽楷躺在榻榻米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大概是白天太兴奋了。他尽量放轻翻身的动作,有些无奈地想。

 

房间中央由一扇纸屏风隔开,屏风上绘了一枝八瓣樱,黑暗里看去是一簇簇的深色。江波涛就躺在另一侧,周泽楷几乎能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于是忍不住去想象他睡着的样子。闭上眼睛时显得比实际年龄更小,睫毛长长皮肤白净,干净又乖巧,人畜无害的模样。

 

他想得入神,恍然间一只手在他脸前挥了挥。江波涛歪着头出现在视线里,头发有点翘,黑暗中一双眼睛亮得像是盛满了星星。

 

“小周,你睁着眼睛睡觉吗?”

 

 

 

天上没什么星星,月亮大而圆,朦朦胧胧的给地上笼了一层纱。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先是江波涛带路,后来不知怎么就变成了肩并肩。

 

夜里寂静无人,他们穿过无人的街道,像是偷溜出门的小孩子一样在黑暗里互相给予安全感。等到了海边,江波涛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和周泽楷十指相扣。他后知后觉地感到害羞,好在并没有人能看清他通红的脸。

 

沙滩细软湿润,月光下一望无际的海洋泛着粼粼波光,潮声无比清晰地在天地间回响。江波涛决心疯到底,把东西在石头上放好,拉着周泽楷去踩水花。他俩穿的是同款的浴衣,宽松又休闲,带子也懒得扎,四月的风一灌顿时觉得凉。加上赤脚踩在水里,不一会儿就冷得牙齿打颤。可能是冷,也可能是夜太深,这场冒险般的出游里两位勇者都疯得脱了形。周泽楷常年维持男神形象难得笑得那么开心,整张脸都要扭曲了。江波涛也好不到哪去,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哗啦啦的水声里月亮升到了头顶。江波涛的脚被石头划伤一块,周泽楷一把将他抱起,趟着水走回之前放东西的石头旁。江波涛从包里翻出一条被子来,小时候过家家似的顶在头上,又招呼周泽楷也进来。周泽楷又要笑扭曲,被催了几句才低下头钻进来。

 

两人顶着被子面对面坐着,中间放着一个木制的篮子。江波涛居然还带了酒,盖子打开清新的花香味就弥漫开来。周泽楷尝了一口,苦思冥想半天也没猜到是哪个牌子的。江波涛咕咚咕咚灌下去,抹一抹嘴大声说:“是我自己做的樱花酒呀!”

 

他眼睛亮亮的,头发乱得像狮子。樱花酒口感甘甜,明明并不醉人,周泽楷却觉得自己已经找不着东西南北了。他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摸江波涛的脸,对方笑得乖乖的,用脸颊蹭他的手心。最后周泽楷把他抱到怀里,胸口贴着后背,裹在狭窄的被子里,看着海面上巨大的月轮一寸寸下沉。

 

风声和潮声哗啦啦地响,他们漫无目的地聊着天。周泽楷说中国的鲛人,江波涛说肉可入药吃了会长生不老;周泽楷说日本的鱼人,江波涛说肉有剧毒吃了会变异;周泽楷说西方的小美人鱼,江波涛说其实我就是一条美人鱼哦。

 

“不信吗?可是我不能到海里去,去了就变不回来了。”江波涛用脚尖勾他脚尖,嘻嘻地笑。

 

周泽楷点一点头:“信。”

 

他想了想,补充道:“人鱼会唱歌,勾走灵魂。”

江波涛又笑:“那我唱给你听呀!”

 

他清了清嗓子,张口就来。声音像是黑夜里腾起一群飞鸟,嗓音干净又清亮,听得周泽楷心里乱七八糟的。江波涛唱的是一首日语歌,他听不懂,但调子熟悉,旋律似曾相识,于是跟着轻轻哼了起来,右手扣在江波涛手背上打着拍子。

 

月光银蓝,天空明朗,几千万顷的海水碧波荡漾,一个季节最温柔的风卷着樱花瓣伴唱。他们像两个玩疯了的小孩子,裹着被子快乐得不知所以。有歌有酒,那首略带忧伤的歌也变得无比温柔。

 

“眼见这场雨就要停了,只有我们两人的黄昏。

那一天那一刻在这里,如果不曾与你相遇,我们将会是形同陌路,成为毫不相干的人……”

 

周泽楷抱紧他又抱紧他,灵魂真的要被勾走了,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惟愿今宵之月,永不西沉。

 

 

 

一夜放纵的落幕并不浪漫,两人吹了大半夜的风都有点感冒,好在不远就是温泉街,年轻人身体底子又好,泡一泡上岸又是活蹦乱跳的。周泽楷原本没什么胃口,但看着江波涛头上顶着浴巾眼巴巴等温泉蛋的模样,胃部和某个不可明说的部位又开始蠢蠢欲动。江波涛看他脸红得诡异,担心地伸手去摸他额头。

 

周泽楷心虚地偏过脸,一口咬定是热水泡的。

 

回到木屋的卧室里时江波涛搬开了那道屏风,周泽楷松松抱着他的腰,两人一起补觉。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的,还做了个莫名其妙的梦。一会儿梦到江波涛变成熔岩蛋糕一会儿又卷在寿司里,过了一会儿又消失了,他急得一直找一直找,最后发现一枚超大的麻薯,江波涛睡美人似的躲在麻薯馅儿里,浑身赤裸沾满了甜软的果酱。

 

周泽楷尝了一口,只觉得从来没吃过那么甜的东西。他不知道那是果酱的甜还是江波涛的甜,急得满头大汗。他一急就醒了,身边空荡荡的,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甜味儿,和梦里的一模一样。

 

江波涛正把草莓一颗一颗摆到盘子里,见他来了笑得眼睛弯弯的:“我正准备去叫你呢。”

 

“这是?”周泽楷扫了一眼餐桌,HelloKitty桌布、樱花和摆放整齐的食材,椅子上搭着淡粉色的荷叶边围裙,江波涛换上了那件他最喜欢的衬衫,还化了精致的妆。

 

“给穿云大大的福利,”江波涛系好围裙,把袖子挽起:“专属直播,只此一次。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啦。”

 

周泽楷揉揉眼睛在对面坐下来,努力摆出严肃正经的样子,把上扬的嘴角撇下去。

 

“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无浪的直播间。”江波涛默念着平常心平常心,面上是粉丝们口中“邻家大哥哥一般清爽又如冬日阳光一般温暖的笑容”,心里七上八下,只觉得比第一次开直播还紧张。“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一款颜值非常高的日式小吃……”

 

周泽楷安静地看着他,看着看着又忍不住扬起了嘴角。视频里的无浪大大很少露脸,大多数时间都只能看到他白皙的脖颈,精致的锁骨和漂亮的肩线。他的手很好看,匀称修长,骨节分明,指甲修得整整齐齐,左手虎口有一枚小小的痣。那枚痣随着他的动作晃来晃去,让周泽楷想起他大学时去参加的美食节目。

 

他连那个节目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却记得上台的选手中有一个长得很显小的,浅棕色头发的男生。评委毫不客气地批评他糖放得太多,把食物原本的鲜味都盖住了,男生显得有点局促,却依然好脾气地笑,牙齿不经意轻咬着下唇,把那一点不甘心暴露在镜头里。

 

周泽楷的位置离大屏幕很近,镜头大多数时候都在那双手上,因此他对那颗精致的痣印象深刻。偶尔视角晃一晃,电光火石间他看到了一张略带孩子气的脸。算不上帅气,和他自己没法比,周泽楷向来脸盲,却莫名其妙记住了那个画面。

 

他很想说一句你很棒,最终却只能目送他黯然离去。直到后来他无意点开一个直播,一只手挡在镜头前小心翼翼地调整角度,指缝间露出那张似曾相识的脸。周泽楷听到视频里未经处理的声音,心里有什么东西忽然就解冻般流淌起来。

 

眼前的江波涛比以前好看了许多,学会了打扮学会了装点,学会了恰到好处的温柔的笑。周泽楷看着他渐渐放松下来,把搅拌均匀的糯米粉和淀粉蒸熟,熟练地把红豆沙压入柔软的浆团。白嫩的团子在熟糯米粉里滚了几圈就算完成,江波涛关掉了舒缓的BGM,有点害羞地转过身,用眼神询问周泽楷是否满意。

 

穿云大大的回应是一个温柔的吻。

 

 

 

六枚麻薯摆在陶瓷小碟上,旁边摆着几颗切开的草莓。周泽楷左拍右拍总觉得缺了点什么。玻璃门轻响一声,江波涛随手解开围裙搭在椅子上,见他一脸郁闷忍不住笑了。

 

“缺你。”

 

说完握起一块送到周泽楷嘴边。莹白的糯米里透出绯色,咬一口红豆沙馅儿就溢出来,甜蜜感从口腔直达心脏。江波涛按下拍摄键,美人配美食,多少迷妹得疯狂舔屏啊。

 

他认真思考了一会儿,气鼓鼓地决定私藏。

 

 

 

当天晚上周泽楷上传的照片里麻薯用腌制的樱花叶裹住,碟子放在窗边,背景是晴天娃娃,小木屋和风里飘动的鲤鱼旗。

 

天空澄澈如水洗,樱花飘落一地。这是这座岛屿最好的季节,集合了所有美好的东西。鲷鱼肥美,和风细雨,樱花铺天盖地,夜晚林间荧光点点,大群飞鸟掠过树林,在沙滩上留下凌乱的痕迹。

 

窗外月色正好,落樱簌簌而下。江波涛忽然觉得此情此景很适合做点什么,还未开口就被周泽楷以手指封了唇。

 

“いただきます。”

 

他说着,轻轻吻了上去。

 

 

 

 

ps.文里地点的原型是霓虹的爱媛县,灵感来自初中看的《龙族》,对于食物和景色的描写参考了度娘和《自游日本》之类的书外加自己的脑补,如有bug见谅。各地的萤火虫季节都不同,文里用了秘技·时空转移大法把按理说六月初旬才出现的萤火虫挪到了四月,和樱花,鲷鱼饭一起正值旺季。“今宵之月,永不西沉”一句出自《银魂》。江波涛唱的那首歌是《东京爱情故事》的主题曲《突如其来的爱情》,一首很老的歌了,写文的时候一直在循环。赤名莉香在这里错过永尾完治,路明非在这里带着绘梨衣走过最后的旅途,我希望我爱的cp能在这里有一段很好的时光,也算是我的私心了。

 

感谢您能看到这里。

 

评论 ( 55 )
热度 ( 653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