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周江七夕24h/相】能不能管好你老婆

看到关键字内心的思路是这样的:横竖撇点竖横折横横横……那就写个周江带穿浪玩儿的故事吧,和之前的段子有一丢丢关系,设定用了隔壁一枪每天都来借我家的无浪,也可以当成后续。题目随心啦。有点肉,走了一丢丢外链。

 

七夕快乐XD!和太太们手牵手超级开心,赶得有点匆忙,希望不要拖后腿~下一棒指路 @懒熊 超级可爱的懒熊熊!

 

 

 

第八赛季的庆功宴后,微醺的轮回正副队偷偷溜出鬼哭狼嚎的KTV包厢透气。天台空旷静谧,飘了点小雨,模糊了远处五光十色的霓虹。周泽楷忘了自己说了什么,然后他们一起放肆地笑,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那时周泽楷突然意识到自己从来没见江波涛这么笑过,比赛的压力让每个人的笑容都像是浮在脸上的,高强度的训练把神经绷得麻木又疲惫。当一切尘埃落地,冠军奖杯举过头顶,迟钝的感情才从心脏底丝丝缕缕蔓延出来,像一个温柔的茧,小心翼翼地把那一点儿小心思裹在里面。 

 

已是深夜,街上的行人稀稀寥寥,风卷着细雨洒在身上。他的副队长笑得直不起腰,几乎贴着他的胸口。他们的距离在不知不觉中拉近,可以嗅到彼此身上微微的酒气。周泽楷几乎是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光滑柔软,带着熟悉的香气,简直爱不释手。也许是酒精麻痹了大脑,江波涛没有躲开,猫一样蹭了蹭他温热的掌心。下个瞬间周泽楷扣住了江波涛的后脑,而江波涛撑着栏杆仰起脖子印上了他的嘴唇。那个吻一触即分,轻柔得像蝴蝶扇动的翼。一吻过后世界却已天翻地覆,雨丝微凉沾湿了睫毛,杜明歪歪斜斜地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招呼着回去了,暗处他们的十指紧紧相扣,互相交换了一个只有对方懂的眼神。

 

 

一切水到渠成,仿佛命中注定。

 

 

 一枪穿云是第一个知道的,丝毫不意外,甚至有那么点儿嘲讽。周泽楷的性子他再清楚不过,白长了一张迷倒万千少女的脸,看起来纯情得一塌糊涂,其实是个闷骚。账号卡向来能反映主人内心最真实的感情,彼时一枪穿云吃饱喝足,抱着无浪窝在自家庭院打瞌睡,心里反倒感激起周泽楷的闷骚来。感激的同时又忍不住觉得周泽楷太怂,无浪都被自己这样那样了,江波涛对他什么心思还不是写在脸上的?看破的东西迟迟不戳破,人类真是太无趣了。

 

周泽楷心说你们账号卡只顾着打打杀杀,哪里知道比打打杀杀复杂的事儿多了去了。

 

一枪穿云尖锐地反驳,感情在哪里都是一样的。荣耀世界也好,现实世界也罢。你看看躺你床边儿的那个人,你不想亲他么?然后吧唧亲了一口无浪。周泽楷看了想打人。无浪却不太高兴,无精打采地垂着眉眼,一枪穿云只当他累了,那场团队赛无浪为他铺了太多的路,把自己当成台阶,一步一步为他封神。于是一枪穿云招招手遮住屏幕下了逐客令。

 

 周泽楷很郁闷。

 

 

现在他终于不用郁闷了。江波涛在浴室洗澡,哗啦啦的水声入耳,真实得让人心安。床边放着他们一起买的睡衣,企鹅图案,背后还跟了个小尾巴,可爱得要命。他俩本来就是室友,按说确定关系以后有些事儿做起来相当方便。可作为冠军队的正副队两人一直在应付各种采访跟拍,忙得焦头烂额,有几天还忘了把无浪领养到自家庭院,直接导致一枪穿云黑了脸。眼下夏休期已经过去了好几天,队友都回去了,他俩各自跟家里打了招呼,在S市周泽楷的一处房子过起了美滋滋的同居生活。桌上的牛奶温热香甜,冒着丝丝热气,周泽楷听到水声停了,端起来抿了一口,甜味儿从喉咙直达心脏。这时江波涛穿着拖鞋吧嗒吧嗒从浴室里出来,头发还是湿的,浴巾搭在腰间,脸颊微红。

 

“不烫了。”周泽楷递给他。

 

喝牛奶~

 

 光线昏黄,气氛旖旎。周泽楷伸手去拽江波涛腰间的浴巾却被抓住了手,他以为是江波涛害羞,一抬头却发现自家恋人一副警觉的样子。

 

“怎么了?”周泽楷蹙起眉间问。

 

江波涛示意他安静,歪着脑袋听了片刻,推开压在身上的周泽楷起身找手机。点开一看果然无浪正DuangDuangDuang砸着屏幕。无浪刚刚结束领养时间从一枪那里回来,平时都安安静静乖得不行,今天不知怎么了一反常态地闹腾。江波涛看他急得快从屏幕里爬出来了连忙用手指戳了戳:“我在呢,怎么了无浪?”

 

无浪因为职业原因被剥夺了视力,绷带下黛蓝的眸子黯淡无光,这会儿眨巴眨巴半天才憋出一句话:“该抢boss了。”

 

轮回并不热衷抢boss,网友虐菜对职业选手来说实在没什么意思。江波涛挑挑眉毛:“说实话。”

 

无浪说:“我装备……坏了。穿着不舒服。”

 

江波涛心里一惊,账号卡出问题可是大事儿,赶紧着手把无浪翻过来倒过去检查了一遍,额上急出了一层薄汗。检查到最后也没查出什么,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检查的时候周泽楷就坐在一边幽幽地盯着他光裸的背,最后叹了口气把空调温度调高两度,摸过睡衣给他套了上去:“别着凉。”

 

 

第二天一天无事,但江波涛的作息在轮回是出了名的严谨,没有闹铃也早早醒了爬起来。周泽楷也差不多,做队长的总要自觉一些,这回却赖在床上小孩子似的把脑袋缩到被窝里。江波涛趴在床边问了半天早餐想吃什么他都哼哼着不说话,把自己裹成沉默的寿司卷儿。江波涛晃着寿司卷说:“好小周你陪我去吃早餐我就亲你一下好不好呀~”拖了点尾音跟撒娇似的。话音未落就见寿司卷嘭一声打开被子,像只蚌壳打开壳儿露出里面的珍珠宝贝。周泽楷顶着鸡窝似的一头呆毛一字一顿:“再、说、一、遍。”

 

江波涛就小狐狸似的满脸得逞:“快点,去晚了早餐要卖完了。”

 

 就算是夏休期江波涛也总是随时带着手机。轮回有事儿大多找江波涛,一来沟通起来方便一点,跟队长说话太累。二来反正江波涛跟周泽楷沟通不累,跟他一个人说也就相当于告诉周泽楷了。以前有一回杜明刚刚跟江波涛说了他牙疼,十几秒后周泽楷就现场抓包了他的零食,好言好语地劝他:牙疼少吃。杜明就跟吴启他们吐槽说怀疑副队的耳朵长到队长那儿了,吕泊远说那队长的嘴是不是长到副队那儿去啦?惹得一群人都笑个不停。周泽楷也很满意江波涛的效率,给他打电话那边响不过两声就立刻接上,吐字清晰,干净利落,总让他想起江波涛脑后的碎发,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露出白皙的脖子。

 

因此下午当他想继续昨晚没做完的事儿,江波涛又一次本能地推开他,非常敬业地拿起了手机时,周泽楷是真有点憋屈了。正暗暗想着如果是吴启就给他加训到晚上十一点,那边却传来了无浪的声音。

 

“到底怎么了?”江波涛问。

 

“装备……”无浪低着头说。世界上总有一句话哪怕是谎言也让人不敢不信,比如那句最经典的老师来了,比如装备坏了。江波涛立刻着手检查,再次上演昨天的戏码。周泽楷满脸绝望,戳开手机看到一枪穿云坐在庭院里,也是满脸的绝望。

 

周泽楷心说你也不管好你老婆。坏我的事儿你还在这憋屈个什么。

 

一枪穿云叹口气,话都不想说,跟他大眼瞪小眼。

 

之前也说过了,账号卡的性格向来能反映出主人内心的真实情感。江波涛是天蝎座,骨子里有恐怖的占有欲,他平日低调惯了也很能分清自己的位置,随和得像个天秤,但无浪却不一样。正如一枪穿云的明骚,无浪的占有欲使他无法接受自家主人被周泽楷抢走——他也清楚江波涛的感情是不可控的,但他还是像个吃醋的臭小孩,竭力捣乱难得地展示自己的存在感。如同那首歌里唱的,当你洋洋得意的时候,他就会有所行动。

 

这里面的“你”说的是周泽楷。

 

 

 不仅洋洋得意还把你踢到床底

 

   身体已经清理干净了,一塌糊涂的床单也换好了。周泽楷贴过来蹭他的脸,江波涛一边佯装生气地推开他一边想自己昨晚到底错过了多少东西。大脑昏昏沉沉半晌忽然间想起无浪,登时清醒了:“无浪呢?”

 

周泽楷凑过来吧唧亲了他一口,笑得乖乖的:“装备没事。”

 

江波涛狐疑:“你检查了?”

 

周泽楷说:“一枪。”一枪穿云帮忙检查了。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以后不会坏了。”

 

 

“啊?为什么?”江波涛有点郁闷。

 

END

 

评论 ( 4 )
热度 ( 494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