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喻黄】黄少天和冰雨吵了一架,灭神的诅咒就找喻文州讨说法来了。

1

黄少天和冰雨吵了一架,气得要把冰雨扔回银武乱冢。郑轩一边听着黄少天滔滔不绝地控诉冰雨如何如何可恶一边暗戳戳地想食堂的菜越来越难以下咽。这时卢瀚文端着一叠秋葵坐到了黄少天左边,喻文州跟着坐到了右边。

黄少天眼神死。

郑轩:得救了。

2

冰雨很憋屈,一憋屈就玩儿失踪,和他主人一模一样。

灭神的诅咒在荣耀学院的失恋角找到了他。灭神的诅咒是看着冰雨成长的,知道他是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的性子。黄少天上擂台赛时又要对对手喷垃圾话又要对对手的银武喷垃圾话,经常忙得没有换气儿时间。喻文州和灭神的诅咒同时意识到了这个严重的问题,遂着手解决。

经过一年的磨合,冰雨学会了rap。

3

(惨无人道的)磨合方式:

黄少天:是谁在唱歌!

冰雨:哦耶。

黄少天:温暖了寂寞!

冰雨:啊哈。

蓝雨众吃瓜吐血。

4

黄少天在学院的名气很大,冰雨想低调也低调不了。夜雨声烦,剑定天下。他和黄少天共同组成了这个传奇。

正常情况下人在哪儿银武在哪儿。非正常情况下离开了黄少天的冰雨连路都不认得。

因此在他们吵完架的那个下午,当一心战斗,埋头苦练的家里蹲冰雨看到这个远离学院喧闹中心,环境看起来相当不错的安静地方时,毫不犹豫地一头扎了进来。

呵,惊喜总是在晚上来临。

5

灭神的诅咒进来时看到的场景如下:

桌子上一溜儿特制的顶级银武二锅头,空瓶子不计其数,啤的白的都有。她家向来听话的臭小子坐在沙发中间,左右各坐了一个橙武姑娘,一大群武器灵觥筹交错。

橙武姑娘(左):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冰雨(失去意识地用力点头):嗯!

橙武姑娘(右):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冰雨(失去意识地大力鼓掌):好!

然后一群人合唱:一杯二锅头!(哦~)呛得眼泪流!(哦~)生旦净末丑!(哦~)好汉不回头!

括号里是冰雨唱的,他只会rap。

灭神的诅咒夹断指间烟卷的同时黑了脸。

6

于是当晚失恋角的众醉鬼看到一枚银色长发,烈焰红唇,身材火辣,走路带风的御姐踩着高跟鞋咯噔咯噔自带bgm地直入人群核心,一把拎起醉得最分不清东南西北嘴里还在嗯啊哦的那只。

反手就是一巴掌,提着腿咯噔咯噔拖走了。

7

“给我个解释,不然没完!”

灭神的诅咒还提着醉鬼冰雨的一条腿,场面相当残暴。喻文州正躺在宿舍床上看书,见状从柜子上抽出书签,合了书有点无奈地看向室友兼恋人。

灭神的诅咒气势汹汹地跟着转头,看到了被子里裹成一团同样烂醉如泥的黄少天。

“刚哄睡着。”喻文州又冲了一杯蜂蜜水放在黄少天床头。

“你下手也太重了。”又看了看失去意识的冰雨。

8

喻文州是在校外酒吧找到黄少天的,带回来的时候小剑圣身上都是些刺鼻的香水味儿。喻文州知道黄少天生起气来跟小孩子似的,分明是找了个热闹的地方想好好发泄一场,最后闹中求静,自己找了个无人问津的拐角喝闷酒。怕被认出来还戴了副墨镜,蠢萌得要命。

喻文州气也气不起来。黄少天挂在他身上嘟囔:“……嗝……我没让她们碰我但是她们人多我挤过去的时候难免沾味道……”

明明自己脑袋乱得不行,迷迷糊糊的还要关注他的心情。喻文州心里一下子软成棉花糖,揉揉小狮子的头发正想说点什么,扑在他怀里的黄少天腮帮子鼓了鼓,然后呕——

ID索克萨尔,给大家表演了一个笑容逐渐僵硬.JPG。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282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