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周江】天上掉下周泽楷(下)

内含双修的(上)

 

啰嗦两句,爆字数了,头一回尝试这种风格,怂。

不会写虐,也不太能舍得虐。大概就是迟钝小周和什么都算计但是把自己赔傻了的狐狸江。

喻黄全程虐狗。戏不多,悄咪咪打个tag。

 

7

 

九重天上,南天门外,凌霄殿里。周泽楷想破了脑袋也不知自己得罪了谁。

 

他自小寡言,有点儿社交恐惧症,怕生。战神备选人乌泱泱一大片,他本是最不被看好的一个。哪里有战神和人说两句话就面红耳赤的?可他又的确实力出众,还生了一张祸神殃仙的脸。玉帝存了锻炼他的心思,在他最初崭露头角之时对他百加刁难,他稳如泰山一一化解,浴血归来踏金焰直上九霄。那时众神对他的评价已然超越了现任战神,欢呼声响彻云端。

 

而现任战神握着权杖独坐于穿云殿。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龙符翻覆间可使六界为之惊动。

 

这一切周泽楷都不知晓。他沉默着把自己磨成一柄锐利的剑,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他却依然寡言。他并不孤僻,只是不甚懂相处之道,自觉感情之事比屠魔杀蛟复杂千百倍。众人敬他畏他,但绝不懂他。

 

“想什么呢,想想你得罪了谁啊小周,”身边一条尾巴晃来晃去:“比如有谁能下那个幺蛾子追杀令,听起来很洋气的样子……”

 

周泽楷的帅脸上出现一丝惊讶,死狐狸真成精了。但他也确实走神了,于是收回心思继续想破脑袋。

 

天庭有资格下三界六道追杀令的只二人。玉帝是断不可能的,为王者信奉佛家道法,慈悲为怀,哪怕从前斗战胜佛闹天宫也未曾下达此令。那么只剩下战神。战神张益玮,恩师张益玮,曾经每一句话他都奉为圭臬的张益玮。

 

江波涛拍拍他的肩膀:“神心莫测。有时神魔之间,只一念之隔。”

 

周泽楷却一把捉住他手腕:“说!”

 

江波涛耸耸肩:“说来话长,我真不是故意的。当初捡到你化身的那颗玉石……怕被人抢了就搭进去半条命下了个封印,哪想盖住了你身上原本的追杀印。弄巧成拙又因双修改变了你的气息,不然早被发现了。”

 

周泽楷冷哼:“还有。”

 

江波涛狐狸脸红了红:“我最初是有杀心……可我后来没有了,不然你第一次那啥我的时候就把你弄死了。诶你看那朵云真好看。”

 

“……为什么?”

 

“呃你看今晚月亮也好看,红艳艳的。”

 

“……”

 

他俩并肩坐在山巅,头顶月光如水,脚下深渊万丈。清风拂过,卷起轻飘飘的衣角。周泽楷墨色长发披散开来,侧着脸,抿着嘴,蹙起眉间盯着眼前面红耳赤的小狐狸。江波涛浑身不自在,睫毛轻颤,欲言又止,狐狸心揣在胸口扑通扑通不停。周泽楷倒也没逼他,只是深深叹了口气,视线飘向空中硕大一轮月亮,那月光却不是银蓝色,反倒隐隐透着猩红。云朵层层翻滚,像是被什么撕裂了,凌乱地炸开。

 

周泽楷暗道不妙。

 

江波涛扭捏半晌终于一咬牙一闭眼炸了尾巴:“就是那个!那个啥!我,我我心悦你——”

 

身侧空空如也,唯有长风过,吹得一颗心慢慢凉下来。

 

8

 

天生异象,血月出世,司南落地,北斗移位。

 

周泽楷在墨黑云头站定,魔星现世,天界已乱。

 

再没什么劳什子结界能挡他。周泽楷踏进南天门,脚下是守门天将的尸骸,头顶是染了血渍的断壁。空气里的腥味儿浓得让人窒息,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废墟。云霄殿,灵清池,莲花塔,紫云宫……干涸的血……折断的刀戟……残破的旌旗……混乱的战场在他脑海重现,厮杀怒吼震得耳膜生疼。黑色雾气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他稳稳心神,抬头望见穿云殿。

 

战神府邸,神魔不可侵,违者杀无赦。

 

凌厉的风声刺破空气而来。穿云箭,箭身纯黑,箭尾缠绕着妖异的紫光。半空中周泽楷眉峰微蹙,掌心凝结细小光斑。彼时千钧一发,身侧冷不丁飘来熟悉香气,他心神一动,一团毛球正撞肩上,同他纠缠着打了几个滚双双跌下云层。

 

江波涛脸色铁青,捉着他手腕一言不发。周泽楷挣了挣,对方猛地弯腰回头就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呕——”

 

“对不起,我晕云。”山窝土狐狸江波涛抹着嘴说。

 

周泽楷心情复杂。

 

江波涛眯着眼又往他胸口扑,狐狸耳朵可怜巴巴地塌下来:“对不起,我倒时差。”

 

周泽楷更复杂了。

 

乡巴佬狐狸头回上天就见着滔天血浪,胃里一阵翻腾,两爪直抽抽。缓了半天才缓过气,手上却没放松分毫,揪着周泽楷问:“你刚刚那是要做什么?”

 

周泽楷言简意赅:“挡。”

 

江波涛急了:“天界自有战神镇守,一柄穿云枪,三道六界无所不能敌。你休要去凑热闹,若被捉了求饶都不会。跟我回去!”

周泽楷只摇头:“战神败了。”

 

江波涛说:“战神败了就不是战神了,你现在这怂样儿都不够我拍一爪,快回去。”

 

周泽楷说:“战神成魔了。”又定定望着他:“不杀他,不回去……也回不去。你知道的。”

 

江波涛如鲠在喉。天界一日地下一年,周泽楷回天宫不过小半日,他原本在狐狸洞消沉得昼夜不分,某一日忽然被黄少天捉了出去,这才发现人间已大乱。晨昏颠倒,四时交错,鹅毛大雪席卷天地,粮食颗粒无收,蝗虫过境,食人骨肉果腹。蓝雨微草不再占着山头急吼吼对骂,众妖以灵力划出结界也只得片刻安宁。王杰希左眼看天,天界死伤无数,血浪迷了左眼,右眼看地,地狱已空。恶鬼疯魔倾巢而出,荼毒人间。王杰希说:“要完。”

 

他听了竟头也不回地腾上云朵直奔天庭而去。身后黄少天气急败坏地跳来跳去,喻文州过来安慰着,小江最懂自保,不须担心。黄少天声音都尖了,这回不一样!

 

他想黄少脸上的表情一定生动得要命,可他克制着没回头,怕一回头自己就吓得躲回山头。他胆子小,能算计,最懂的就是自保,把趋利避害的本能和狡黠的天性发挥到极致。这回却感应着心口那块封印的热度直上九天险境。不回头。

 

 

眼前周泽楷还是那么光鲜好看,干干净净不染尘埃,江波涛却因着连日奔波灰头土脸的,尾巴毛都涩了。这狐狸似乎是累坏了,却还是抓着他,甩也甩不开。周泽楷没问他怎么找着自己的,江波涛花招多得要命,还热衷于给他下套儿。

 

周泽楷抿了抿嘴:“你回去,我杀魔神。”

 

江波涛简直要被他气死:“你本就不敌战神,现在他成了魔你去了也是送死懂吗?你的灵力,你的修为,现在还有几分在你那里?”

 

周泽楷说:“不去不行,只剩我了。”手一招拂开云层:“你看。”

 

江波涛一低头身子就软了,恐高。周泽楷把他揽到怀里,同他一起望着六道惨象。他们熟悉的山头被洪水淹没,蓝雨微草众正和修罗恶鬼豁出命搏斗。江波涛看到自家前辈浑身是血地伏在蓝雨大当家身前,大当家被打出了原型,白蛇片片雪鳞被血染红。他们的狐狸洞已成废墟一片,乱石杂草丛生。

 

江波涛护窝,若他在那儿,狐狸洞一定整洁光亮。周泽楷摸了一把尾巴毛,放轻了声音说:“不去不行。”

 

头也不回地转身便走。江波涛趴在云层哆嗦着,额角后背都是冷汗。

 

9

 

穿云殿前周泽楷终于见到了战神。战神已堕入魔道,浑身邪气冲天,说出的每句话都是不详的诅咒,呕哑嘲哳难以入耳。

 

“老师,”他说:“我来赴约。”

 

“你迟到了,”战神把玩着手中的权杖,眼珠浑浊如同暮年野兽:“考试结束了。我是永远的战神。”

 

周泽楷一双眸子染了怒意:“你是魔。”

 

眼观六路却被权势迷了眼,耳听八方却被嫉妒塞了耳。战神的更替是天道,逆天而行唯有成魔。魔神终于抬头施舍给他一个眼神,开口笑道:“他对你早有杀心,不然我怎能趁虚而入。唔,算不得趁虚而入,是他求我给他力量的……就在那场更替考试之前,把你踢下云层之时。若你有本事大可杀了我,届时回光返照,魂魄灰飞烟灭之际你应当能见他一面,毕竟我没有灵魂,肉身消亡也便亡了。”他又提起穿云枪轻轻摩挲:“你此时气息半仙半妖的,怕是连仙家战甲都披不上,遑论法器。荒火碎霜还认你这个主么?”

 

周泽楷无言。荒火碎霜他召不出,穿云甲隐在皮肤底,被封印死死压着。

 

他不是莽撞的人,可他没法不来。因为真的,只剩他了。

 

10

听说濒死之际会出现幻觉,周泽楷看到的是毛茸茸的一条尾巴。那尾巴在他脸上扫来扫去,弄得眼睛很难受。

 

“嗨嗨嗨,醒醒醒醒,”尾巴的主人在他脸前拍拍手掌,江波涛的脸在视线里猛然放大。周泽楷瞳孔一缩坐了起来:“……你?!”

 

“我又来啦,你身上有我下的封印,怎么都甩不掉的。”江波涛笑得神气又狡黠:“好歹我也是吃了你几百年修为的狐狸大神,别小看我好不好,小看我就是小看你自己呀。”

 

他自顾自说地滔滔不绝,语速越来越快完全没在意周泽楷有没有在听:“不过这道屏障也撑不了多久,老疯子还在玩命儿砸呢。我其实……其实很胆小,他们都说我是正统狐狸,精明能算计,做什么都不吃亏,我也这么觉得……我挺不起眼的,也不贪心,但是我想要的东西一定都能弄到。小时候能吃到鸡翅膀,后来能抢到狐狸洞,再然后能留住你……想想也挺幸运的哈。”

 

“……”

 

“……现在我想要你亲亲我好不好?你看反正你也快死了,我一会儿也差不多了。在末日来临前来一个爱的亲亲也没什么不好的对吧?我不嫌弃你满嘴血味儿的。”

 

“……”

 

周泽楷没动,想着这狐狸是不是脑子坏了。江波涛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片刻后,自己主动凑上来在周泽楷唇上啄了一下。

 

周泽楷扣住他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小狐狸先是吓了一跳,继而顺从地张开了嘴,唇齿间很快染了血腥味儿。在那个温暖的狐狸洞里他们做过很多次,但没有哪一次有如此缠绵温柔的深吻。周泽楷几乎错觉自己真的同他立过山盟海誓,挽着手看过日升日落,在月下呢喃绵绵情话……他想自己可能是失血过多,和江波涛一起坏掉了脑子。他们直吻到彼此都呼吸不顺畅才分开,周泽楷隐约觉得哪里不对,江波涛脸色惨白地拍拍他的脸,说:“值了。”

 

说完直接扑在他腿上,身体慢慢缩小,白光过后化成了一只瘦巴巴的丑狐狸。

 

周泽楷疑惑地刚要伸手去摸,忽然一股灵力从身体各处腾起。他有些承受不住,难受地掐住自己的喉咙——江波涛偷偷把自己的内丹打碎了渡给了他。那层耗费半条命刻下的封印轰然碎裂,涂山净化后的修为全数回归。战神重临,荒火出,西方燃起红莲业火,碎霜现,东方苍穹千里冰封。他束起墨色长发,银铠加身,两柄短戟交叉于胸前,冷光闪烁间化为长枪。枪尖银光熠熠,披风猎猎作响。

 

11

 

神魔交锋,风云变色。

 

周泽楷已经许久不曾打架,荒火碎霜难得饮血,在空气中兴奋地嗡鸣。

 

魔神把黑化的穿云枪舞得虎虎生风,头顶雷电交加,脚下黑雾横生。身前魑魅魍魉阵开启,勾魂厉鬼凄惨呻吟,森森白骨层叠成塔,森罗幻境遮云蔽日。周泽楷银枪闪现,第一下扫平袭来的恶鬼猛蛟,第二下飞沙走石幻灭,第三下直刺魔神心脏。

 

哪怕是神也会流血,也会痛,胸膛被刺穿时血肉也会发出悲鸣。

 

那么狐狸呢?

 

那只狐狸算计了一辈子,所有的手段都用在了他身上。眼下却亲手碎了内丹,用一个吻把自己赔得血本无归。

 

周泽楷彻底不懂了。

 

12

 

成魔的旧神被新神以一柄长枪钉死在穿云殿前。黑雾散尽,长夜将逝,雨水冲刷煞气,血海缓缓下沉。羲和神挣破桎梏重临云霄,阳光洒遍九州大地,将美好祈愿施予三界。

 

周泽楷终于封神。荣光加冕,权杖在手,战神旌旗在风中猎猎作响。

 

那只狐狸没能撑到他回来,瘫在云层里龇着牙,身体已有些僵硬。周泽楷勉强从毛乎乎的脸上看出一个笑,于是也扯着嘴角笑了。

 

他伸出满是血污的手薅了一把尾巴,毛不太顺,不过凑合能撸。

 

他忽然想起初次见面江波涛蜷在狐狸洞里吧唧吧唧吃着烧鸡,舔着手指头说,我手艺很好你要不要尝一尝?

 

突然想尝一尝了。

 

 

 

#小剧场#

 

“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狐狸洞里黄少天几乎要上去掐死对面的狐狸,喻文州赶紧用尾巴把它卷回来。

 

江波涛缩成一团委屈巴巴的:“我也不知道还有这种操作啊……”

 

黄少天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内丹是说碎就碎的么?天庭是说上就上的么?前辈是说扔就扔的么?你脑子被驴踢了?小江啊小江我们狐族智者辈出,你小时候我还四处夸你,现在脸都快被打肿了!”

 

喻文州说:“我给你揉揉,不气不气。”

 

黄少天这时反而消停下来:“如果你体内没有涂山,现在早成一堆烂肉了。一族圣物被你当内丹用,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用法。”又龇牙咧嘴地去戳江波涛的脑门:“那个什么战神到底怎么回事他是狐狸还是你是狐狸有点出息好不好?!”

 

江波涛诚恳地说:“他长得帅。”

 

黄少天:“………………”

 

黄少天无话可说。

 

另一边新任战神大人盘着腿满脸黑灰,周泽楷还是不太会烤烧鸡。江波涛还没恢复人形,不方便用火,只能劳烦他亲自下手。狐狸被战神圈在腿间努力吞着半生不熟的鸡肉,反正来日方长,这波不亏。

 

 

评论 ( 41 )
热度 ( 780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