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周江】天上掉下周泽楷(上)

*点文,神仙周x狐狸江

*强行古风,文风活蹦乱跳

 

1

周泽楷今儿倒了大霉。

原本是非常喜庆的一天,三宫六殿到处都挂了“男神加油”“周泽楷必胜!fight!”诸如此类的横幅,最前方横着玉帝亲题的“热烈庆祝周泽楷同志过五关斩六将到达最终战场虽然寡人很想把小心心全都给你但是条幅太短写不出我对——”。目光所及之处一片艳红。


周泽楷擦了擦汗,觉得十分心累。

啃了几百年的《张益玮学案》,今天是最后一场考试。每个新生战神都要打败前代才能成为真正的神,他有点紧张,更多的是能够面见偶像的兴奋。

结果半路一脚踩空在云层里栽了跟头。这一个跟头没有十万八千里,但确确实实折了他半条命。未来战神从云端陨落,失去意识前言简意赅地发表了感想:“…”


2

江波涛今儿撞了大运。

原本是非常悲惨的一天,隔壁蓝雨山头和微草山头又咬起来了。蓝雨的骂微草的不识抬举,微草的骂蓝雨的给脸不要脸。两边势如水火,可怜贺武一座小山头夹在中间瑟瑟发抖。江波涛缩在狐狸洞,前胸贴后背后背贴前胸,蓝雨二当家魔音铺天盖地,到他耳中变成层层迭迭的饿字。人为财死狐为食亡,袖子一撸,念了个诀搬开堵在洞口的石头出门觅食。

刚出洞口一道天雷轰隆斜劈下来,电光雪亮闪瞎妖眼。江波涛狐狸尾巴都吓炸了,抱着毛茸茸一大团边呼噜边嘀咕,莫不是黄少又开了地图炮把雷霆的小妖女得罪了?正胡思乱想着,又是一束白光慢悠悠划破漆黑天幕,两侧生翼,身拖长尾,光芒璀璨胜过一众星辰。江波涛立刻双手合十闭眼许愿,阿弥陀佛鞠了个躬。

战神在上,保我今后不愁吃食。

再一睁眼就是刺目的白光,那带翅流星在视线里不断放大不断放大,最后他娘的直向着他冲了过来——


三秒钟后江波涛回头看着乱七八糟的狐狸洞,内心有很多句妈卖批要说。

五秒钟后那团浮夸的光断电了似的熄了,江波涛伸爪挠了挠,摸到一颗鸡蛋大的玉石。通体透亮,雕刻着精细的纹路,莹光闪闪,惹人喜爱。

十秒钟后江波涛对着玉石吸了一口,整只狐狸毛皮亮了一圈,灵力顿时充沛起来。

心想事成,捡到宝了。


3

周泽楷睁眼就看到个花屁股,扭来扭去,隐隐有扭到他脸上的趋势。

江波涛回洞就看到个黑发美人背对着他,衣衫凌乱,掐着他家老母鸡的脖子往一边儿甩。

江波涛有点生气,他心疼自家母鸡,那是他专门找来孵玉石的。天气转冷,外头大雪纷飞,他有了玉石天天吸灵气不必再出门觅食,所以也要对玉石宝贝一点是吧。眼前人虽然陌生,但气息却熟悉无比,于是心里有了七八分猜测。

江波涛:“把我家石头吐出来!”

周泽楷:“……”

江波涛眼神凌厉,电光火石间双手化为利爪撕破空气。周泽楷扔了鸡回身望他,五官深邃,眼眸狭长,衣衫半解,露出苍白的皮肤。江波涛狐狸眼上挑,瞟了瞟他的脸又瞟了瞟脖子锁骨胸肌人鱼线……咳。

颜狐江波涛转了个方向去掐鸡脖子。


4

周泽楷问:“……日?”

江波涛正啃着烧鸡,咂吧咂吧骨头:“昂?”

周泽楷:“我睡了几日?”

江波涛掐着油腻腻的指尖念念有词:“六七四十八,七七五十四,整百日。”

周泽楷:“……”

江波涛爪子捏了鸡腿伸到他脸前:“要不要吃一点?”

周泽楷摇头。

江波涛爪子捏了鸡翅伸到他鼻尖:“尝一尝嘛,我手艺很好的。”

周泽楷后退。

周泽楷:“……不吃,人间的。”非常高冷。

小狐狸蔫蔫收回爪,放到自己嘴边吧唧吧唧吃,边吃边偷偷瞄他。眼前周泽楷盘膝而坐,长发如墨,眉目如画,在乱七八糟的窝里自带发光特效。江波涛暗忖啊呀这人怎生得这么好看。正如狼族天生骁勇,凤族鸣声清脆,狐族生来貌美,化为人形也多倾国倾城。然鹅江波涛并非常狐,狐型时满脸毛倒不说什么,化了人竟也只能称为面容清秀,距离妖孽这个等级隔了不知几重山。蓝雨山头的狐狸前辈对此极其不屑,舔着毛茸茸的爪子教导:“小江你且听我说一句,心灵美才是真的美,休要盲目从众跟着那些妖艳贱货的傻X潮流扑腾。你懂我意思吧?”江波涛连连点头说黄少我懂,励志做一朵狐中白莲花,走清纯不做作路线。前辈满心欢喜正欲再指点两句,被蓝雨大当家一尾巴卷了回去。大当家身披羽织满脸^-^道:“少天喝多了,果咩。妖有妖性,遵从本心即可。”言下之意想勾引谁勾引谁随便浪。江波涛那时还是只狐狸崽子,没遗传到外貌优势却生了一双异常挑剔的狐狸眼,活了百来年也没见到什么想勾引的对象,直到今天。

 

蓦地一阵寒风卷过,江波涛忙封上洞口。他吸了玉石百日灵气实力大增,气息浑厚,内力精纯。狐狸洞重新暖和起来,篝火燃烧,火光在周泽楷脸上跳动,碎发的阴影更衬得他五官惊艳。江波涛见他不吭声,试探着又问了几句,却见周泽楷猛地起身:“还来得及?”

 

江波涛问什么来得及?

 

周泽楷没理他。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地上百日天上也只过了几个时辰。他要去赴那场考试。想了想又转身,对着眼珠子转来转去的江波涛道:“救命之恩,多谢。先前的灵力作为报酬罢。”

 

江波涛像是受了惊,摇摇尾巴躲开他的目光。

 

周泽楷捏了个诀,摆出腾云的架子。

 

周泽楷脚尖离地。

 

周泽楷摔了个狗吃屎。


5

 

“我就……到了饭点儿吃几口。”江波涛脑袋上尖耳朵塌着,整只狐被按在地上摊开,姿势诡异。身后周泽楷握着他两手压在腰上,膝盖卡在两腿之间,另一只手薅着小狐狸蓬松的尾巴毛。手上用了力气,尾巴都拉直了。

 

手感不错,油光水滑的。周泽楷冷笑,不知是趁着自己昏迷偷了多少灵力。

 

“……下午饿了也吃几口,还不准人有下午茶么?疼疼,别薅了尾巴毛要掉了!”

 

“还有呢?”周泽楷压低声音问。江波涛的尾巴在他手里动来动去,他加大力度握了一把,结果身下人触电似的弹起来,又被他一膝盖顶了回去。

 

“还有晚上饿了吃几口,夜宵夜宵,吃的不多,就几口。看话本子无聊嘛。”

 

“……”

 

堂堂战神接班人这会儿连腾云都做不到。周泽楷颓然,死狐狸怎么这么能吃,自己起早贪黑修炼了几百年,短短百日就被他吃了个干净。他隐约觉得哪里不对,手掌从尾巴尖撸到尾巴根,又朝着腰间探去。江波涛被这逆毛摸刺激得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连连哆嗦着让他慢点。周泽楷却不依不饶压着他,手指从腰间往上点,在第三颗脊椎骨处停下了。

 

狐族圣物涂山。居然在这小子身体里寄生,难怪没被自己精纯的灵力撑死。仙家和妖家修炼方式完全不同,贸然吸取不同源的修为只会爆体而亡,可涂山却是净化修为的宝物——自己的修为已经完全被过滤成了适合宿主的力量。

 

江波涛还维持着脸贴地的姿势,双腿悄咪咪曲起让自己舒服一点,屁股就对着周泽楷的胯,姿势一度十分暧昧。地面粗糙,又冷又硬,向来知道享福的狐狸哪里遭过这种罪,却也不反抗。周泽楷身上有股淡淡的檀木香气,手掌很暖,掌心热热的揉着他的皮肤……嗯?

 

他猛地回头,正方便了对方的动作。他穿的不多,狐狸毛天生保暖。周泽楷单手扒了他裤子,目光沉稳,表情坚定。江波涛内心想着这似乎不是个好表情,被身后一阵尖锐的撕裂痛激得叫出了声。

 

“……你你你你这是做什么?!”他龇牙咧嘴,扭过头带着哭腔喊。却见那人赤着上身皱紧眉毛,眸中跳动着勾人的火光,额角有汗珠顺着皮肤滑下。

 

“双修。”

 

 6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江波涛走出洞口伸了个懒腰,晃晃脑袋揉揉腿,开始蹦蹦跳跳地做妖家广播体操。

 

周泽楷终究没能赶上那场考试。

 

双修说是双修,其实是他想将自己的灵力拿回来。可他的修为已经被江波涛吃干抹净,他体内又没有涂山,无法照着江波涛的样子吃回来。他恢复些力气后第一件事就是腾云去往南天门,可连门都没见着就被云层的结界弹下来了。

 

仙家圣地,妖家勿入。他本以为是自己同江波涛双修失了仙格,回去盘问,小狐狸眨巴眨巴眼睛道:“去微草山头算一卦吧。”

 

微草山头树妖多,江波涛拉着他使了个浮空术一路飘过去,脚下花妖草妖纷纷喊着“小江好”“小江辛苦了”,江波涛一一点头回应,看起来人气相当不错。到了洞府却没见着算卦先生,于是掉头去蓝雨,果然两个山头上正吵着。王杰希并不出战,坐在树荫下慢悠悠喝茶,出阵的是他家大徒弟高英杰。

 

蓝雨依旧黄少天打头阵,双手叉腰大尾巴乱甩:“是你们微草实在不识抬举,花草疯长一气严重影响交通不说,绿油油一片看得我眼前一片绿,色彩单调辣眼睛。还有老王八怎的不出来派你个无名小辈莫不是他怕了哈哈哈还是说阴阳眼看多了绿油油也被辣坏了?”

 

高英杰谨遵师命,不管他扔什么垃圾话都不听不听黄少念经,一个“滚”字回过去。身后微草众自然是要给自家少主喝彩的,齐刷刷跟着吼:“滚啊!”

 

黄少天叉着腰继续无差别狂喷。微草趁着他喘气继续“滚啊”“滚啊”“滚啊”。江波涛到时只见一众微草妖对着蓝雨山头呱呱呱,而王杰希老僧入定悠闲捧茶。心里登时有些怯,但周泽楷在身后他又不能怯,硬着头皮去打了个招呼。

 

王杰希见了周泽楷,手里茶杯歪了歪,差点泼到身旁刘小别脸上。阴阳眼左眼看天右眼看地,三界六道无所不通。刘小别提了一堆家伙什往地上一扔,王杰希画个圈圈把周泽楷圈在中间,嘴里嘛咪嘛咪念叨半日。江波涛困得眼皮直打架,歪着脑袋趴在尾巴上睡了。醒来时月明星稀,周泽楷披了一身银蓝月光,面容英俊,身姿挺拔,衣袂飘飘,帅气逼狐。王杰希正对他道:“你被除了仙籍。”

 

半空一声惊雷。

 

王杰希又道:“还被下了三界六道追杀令。你惹了谁?”

 

暴雨倾泄而下。

 

评论 ( 23 )
热度 ( 571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