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喻黄】那个道士把树洞吵成精了


卖个安利:点文处

*树精喻x道士黄
*晚上有事提前发了(变成午安小甜饼)

 

1

养一只树精颇为不易。

贫穷的道士黄少天如是说。

可养都养了。

 

2

黄少天小时候,蓝雨观的小道士之间流行过一个当时很时髦的游戏——扮演树洞。就是你把你的小秘密说给我听我听了以后就安静如鸡地把它忘记永远不说出来。

黄少天自诩人缘好,但所有人都不愿意当他的树洞,他太特么能说了,树洞塞不下。最后一个树洞小朋友听得哭了好几次,黄少天还是没讲完,小朋友忍不住打破树洞不准说话的规矩问他:“天天你还要说多久?”黄少天说:“可是我才刚刚讲开头。”

小朋友哭着跑了。

黄少天很委屈也很郁闷,脱离大部队跑到道观门口。蓝雨道观地处市中心十八环,有山有水有桃林,黄少天很容易就找到了一个树洞,叽里呱啦一顿猛讲。从白天讲到晚上,第二天再来继续,立志要把小半辈子的丰功伟绩都讲出来。

他坚持不懈地讲,讲到第二年的春天树洞里滚出来个白生生的少年,一双含笑桃花眼,眼尾上挑,眉清目秀,温润如玉,衬着三月里的春风美如画中人。少年开口,声音也好听:“黄少天同志你好,黄少天同志辛苦了,我是喻文州。”

黄少天被他bulingbuling的特效闪得有点傻:“你……你开花了?”

“我是树精,不是花精。”喻文州有点头疼:“我不会开花的。”

“那你……那你长什么桃花眼,”黄少天被他噎了一口,又不想承认自己道士基础课没学好,胡乱找了个理由扯开话题:“你是什么树?”

“桃树精,很辟邪的。”喻文州诚恳道:“道士挺喜欢拿我们真身铸剑。”

黄少天说:“我有剑了,不用你真身。你真身好丑。”

喻文州:“……”

黄少天又凑过来红着脸小声说:“不过你还挺好看的,比我只差了一点点点。”从此狼狈为奸。喻文州初成人形还不大能动弹,黄少天时常从蓝雨观溜出来看他,用各种各样的废话塞满他的耳朵。

喻文州不跑(其实是修为太低不能跑),认真听他说话(其实完全自动屏蔽了),特别好(心疼)。

黄少天过得幸福而满足。

直至那日,夕阳如血,云霞翻滚撕裂天空。蓝雨观妖气冲天,火舌蔓延几十里地,黄少天携一柄冰蓝长剑跌跌撞撞赶到树林,从滚滚浓烟里将他原身连根拔起。树身的喻文州奄奄一息趴在他背上,少年强劲的心跳声穿透树干,抵达心脏。

那以后他们流浪了很久。

 

3

树洞有时不那么合格。树洞也有问题。

“少天为什么是道士呀?”

“因为我师父是道士,身边全是道士。”

喻文州若有所思。

“我跟你说,我师父叫魏琛,可厉害呢,以前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说出来谁听了都要抖三抖!妖怪就没有不怕他的!”

“那,现在呢?”

“没人提起他了,传闻说他带着小姨子跑了,其实那都是假的。树倒猢狲散,蓝雨观也乱了。”黄少天看起来灰头土脸的,但很快又振作精神,眼睛亮闪闪看着他:“没关系,很快我会名扬天下,到时候所有人都知道我了,我再说他是我的师父,全天下的人就都知道他的名字了!”

喻文州怔了:“你要去杀妖王?”

黄少天不吭声。

喻文州没再问,安静当树洞。

 

4

风急雨骤。血液溅上枯木,已死之物渗了活人滚烫的血,留下表层褐色的血渍。

黄少天剑过之处血雾腾飞,冰雨出,剑定天下。青年身姿挺拔,意气风发,一头金发在浓重夜色里耀眼如旭日。喻文州远远看着,缄默不言。

淋漓鲜血坠连成线,大雨冲刷皮肤露出狰狞的伤口。黄少天仰躺在地上,眼神放空,冰雨折成两截插在他左右肩膀,感觉不到疼。

血也要流尽了。视野一片模糊,唯独一个白生生的少年,一双含笑桃花眼,眼尾上挑,眉清目秀,温润如玉,清晰无比,毫发毕现。

黄少天动了动唇,发不出声音。

 

5

缺一把桃木剑。

桃木。

喻文州起身在小道士脸上亲了亲。黄少天看到断裂的冰雨在幽蓝火焰中重铸,树精的真身瞬间化为燃料,挫骨扬灰,洒下星子般的光点。

他握住了冰雨,感觉到喻文州握住了他的手,引着他同他一起刺穿敌人的心脏。

 

6

“我不要名扬天下了,你回来呗。”

著名道士黄某某在颓败桃林盘膝而坐,从日升到月落,长风穿胸过,空空如也的胸腔引发一圈圈共鸣。

找不到了,他的树洞。






#治愈小剧场#

“来了来了。”喻文州从冰雨里飘出来:“又怎么了?”

“我想要树洞。”黄少天吸着鼻子看他。

喻文州叹了口气,伸手抱住他的脑袋:“可以了,说吧,我是你的专属树洞。堂堂剑魄给你当树洞,满意了吗?”

小道士破涕为笑。下一秒喻文州捏着他的脸吧唧亲了一口:“少天,和你商量个事儿呗。下次不要再用冰雨串野鸡烤了好不好?我现在浑身烧鸡味儿。”

黄少天:“……那我能不能串野猪蹄儿?”

评论 ( 19 )
热度 ( 381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