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周江】昨日重现(五)



江波涛是被抱回去的,凌晨四点街上没什么人,有点冷,好在鬼阵的出口离家不远。周泽楷拿外套裹粽子似的裹着他,裹完了下意识又要系蝴蝶结,被江波涛拦住了。吃饱了的枪王一脸满足,经历了一场酣战的江波涛两腿直发软,腿间粘腻潮湿,吻痕从胸口爬到脖子上,耳垂红的滴血。周泽楷进了门把人放在沙发上,江波涛挣扎着起身去浴室清理。周泽楷吧嗒吧嗒着拖鞋想跟过去,差点被浴室门撞了鼻子。

于是委屈巴巴地站在门口等他出来。

江波涛面红耳赤地清理,在水声的间隙里听到外面吧嗒吧嗒的脚步声,周泽楷穿着企鹅拖鞋的样子在脑海里浮现。一米八一的高个子,头发软软的香香的,皮肤很白,脸上永远是呆呆的表情,眼睛明亮干净,像孩童的眼睛,笑起来有点羞涩,看着他的笑容会想起世界上最美好的风景。脚步声时远时近,江波涛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开口想问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声音哑的不成样子。

太过火了太过火了,他脸上绯红一片。

洗完澡出门就嗅到一股香味,锅里的粥咕嘟咕嘟沸腾着,红色的牛肉在白水里翻滚,周泽楷背对着他围着那个小号的围裙正在捯饬着什么,头发乱七八糟的。桌子上放了一杯蜂蜜水,江波涛伸手试了一下温度,刚刚好。

他咕嘟咕嘟灌了半杯下去,睁眼看到周泽楷又凑过来盯他,翘着呆毛一副眼馋的样子。

他又好气又好笑,含了一口喂过去。

周泽楷洗完头发用毛巾把自己绕得跟阿拉伯妇女似的就出来了,江波涛粥吃了一半冷不丁看到他,一口烫粥差点吃到鼻子里去。他放下勺子起身去拿吹风机,周泽楷往地毯上一坐就起不来,江波涛跟着和他面对面坐下去,吹风机呼啦呼啦招呼过去。周泽楷被热风吹着,耳朵习惯了噪音以后就不再皱着眉毛,舒舒服服地把下巴戳在江波涛肩膀上。江波涛呼噜着他一头软毛,手指穿过乌黑的发按摩着头皮,嗅到和自己头发一样的香味。

“江,瘦了。”周泽楷说。

“还不是你。”江波涛心说带孩子很累的,而且最近运动量也太大了吧。

“多吃点。”周泽楷伸手环住他的腰,声音糯糯的,听起来快睡着了。

“小周手艺挺好的,想不到枪王还会做饭啊。”

“江教的。”周泽楷的声音越来越迷糊。

“我什么时候教的啊?”江波涛被他逗笑了。
周泽楷强撑着还在努力回答他:“有一年…江生日,江说,喜欢牛肉粥。”

江波涛嘴角的笑僵住了。

江波涛在床上思考了很久,床垫软软的,周泽楷把他圈在怀里,下巴戳着他的头顶,连呼吸都是温柔的。他们都累坏了,但江波涛怎么都睡不着,他向来是往前看的积极性子,这时候却竭尽全力去思考自己人生的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想不起来,所以他只能推断。三年前发生了什么?枪王发生了什么?枪王身边那个魔剑士呢?方明华看到他的时候那个欲言又止的表情,吴启杜明吕泊远见到他时惊喜里带了点难过的表情,周泽楷……周泽楷看到他,那双从空洞渐渐填满光彩的眼睛。

他清楚自己的性格和能力,在很多不知不觉的时候就能摸清一个人的性格。他觉得周泽楷很简单,但这个简单的人是什么时候开始了解自己的?

说话的语气,动作,战斗的意图,喜欢的食物,口味,还有……欢愉的时候总能无师自通找到敏感点。一手一个准,都不带尝试的。那不像是光凭了解就能做到的。

好像他们已经在一起很多年,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那些他觉得不可思议的了解,都只是早已养成的习惯。

大脑会失去记忆,但感情是有惯性的。

江波涛呼出一口气,通透如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三年前神之领域的混战,嘉王朝陨落,无数人把命搭在了黑色的土地上。斗神痛失搭档,拳皇伤重,魔术师灵魂受创,剑圣濒死,枪王下落不明。

那时候陪着枪王一起下落不明的,就是那位第一魔剑士,方明华口中为人低调,个性温和讨喜的副队长。

两年后枪王再次现世,却也只是昙花一现。

千辛万苦找回枪王的轮回把枪王藏起来了,原因无他,失控。

没有了魔剑士的精神辅佐,枪王在战斗中越发容易失控。杀完了该杀的就把子弹四处招呼,荒火碎霜本能地想停火,主人的手指却死死扣着不放。失控的枪王比谁都痛苦,队友捂着伤口想过来按住他,他一回头,枪口抵着的却是熟悉的脸。方明华心脏狂跳,吴启杜明的吼声带着哭音,枪王咬着牙松开扳机,唇齿间都是血液的腥甜,眼底痛苦又绝望,还带了点哀求。

方明华心如刀割。还能怎么样呢,还能做什么啊。

轮回寻找了很多个魔剑士,没有一个能进枪王的门,在门口就被过大的精神波动逼退了。枪王脸上冷漠不说话,内心却是柔软的,因为柔软,所以波动一下都能疼很久。那些陌生的精神波动每次都让他想起自家的副队,可轮回怎么都找不到他。

或者说轮回不可能找到他的。他像斗神的搭档一样,灰飞烟灭了。那个战场上连拥有神级称号的他们都奄奄一息,更何况他们的搭档。

不该把江……带到那个战场的。枪王泡在水里冷得发抖,极度崩溃地思考着。不该把江带过去的,不该。他的身体一阵阵剧痛,爆炸的记忆折磨着他,层层叠叠的痛苦使他缩成一团,不知从哪里流出来的血糊了眼,视野里鲜红一片。

大脑本能地护主,记忆封存,思维停滞,呼吸和心跳渐渐缓慢。

他睡了过去。在冰凉的培养液里,他安静得如同死亡。

直到那天,在一个叫贺武的战队,方明华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瘦了些,笑起来谦和有礼貌,在一众叽叽喳喳的人中游刃有余。他犹豫了几秒,回头去找战队的负责人。

三年前捡到的,睡了很久才醒过来。只记得自己叫江波涛,是个魔剑士。实力不凡,性格温和讨喜,谁见了都喜欢。

方明华激动得快要炸了,同时心里也在恨恨地想,好歹也是第一魔剑士,怎么就没人知道是你……不然早就找到你了啊!

他当即决定带走江波涛。曾经的副队对着他温和地笑着,是对陌生人的礼貌的笑容,说:“前辈有什么事尽管说,我会尽力帮忙的,只要我能做到。”

方明华说:“还是叫我大明吧,我带你去见我们队长。”

“哈哈,那我就不客气了。大明!”

方明华脸上保持着得体的笑,内心汹涌澎湃百感交集。江波涛看出他脸上的表情不对,小心翼翼询问了一句,结果他大力拍了肩膀。方明华鼻子一酸,有点想哭。

他的队长和副队都找到了,轮回,终于回来了。

一切重回正轨,轮回的会议室里周泽楷坐在长桌尽头,面前摊了厚厚一捆资料。一样的制服怎么他穿起来就那么好看。江波涛站在他身后嘀咕,然后清了清嗓子,激光笔一点把整个S区的地图投影下来。他条理清晰,说话的时候不紧不慢,每次做出分析会稍微停顿一下,询问队长的意见。方明华偶尔补充一两句,但是很快他就发现副队的工作能力一如既往地凶悍,短短几天已经把轮回的情况摸清楚了。

吴启杜明吕泊远一个比一个坐的板正,脸上都是视死如归的表情,整场会议充斥着阶级主义明显的氛围,杜明接下任务的时候就差在句尾加一个女王大人。散会后一众人浩浩荡荡去食堂吃饭,吴启和吕泊远打趣杜明说人家大小姐说不定根本就不认得你,瞎表现什么劲儿。杜明委屈又反驳不了,闷声夹肉吃。江波涛这才知道那场会议上管理层一直从摄像头里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杜明有个心怡的姑娘,不知怎么今天也过来了。

他们围成一圈边吃边说热热闹闹的毫无生疏,周泽楷不怎么说话,但眼睛里是笑着的。午休时间江波涛在会议室里噼里啪啦打字,周泽楷趴在他旁边懒洋洋地打着哈欠。

“小周。”他听见他家副队突然叫他,于是揉揉眼睛直起身子,像只猫似的粘过去。

“小周。”

“……”

“小周!”

“嗯,”周泽楷蹭了蹭他的脸:“江。”

江波涛回蹭了一下,继续噼里啪啦折腾。周泽楷双手环着他的腰,老老实实地趴在他肩膀上。

“江,欢迎回来。”他突兀地说。

江波涛手上的动作滞了一下,偏过头就对上周泽楷放大的脸。枪王的吻轻得像是蝴蝶扑动的翅膀,印上了就迅速拉开距离。江波涛追上去盖章似的也在他脸上印了一口,然后抿着嘴笑起来。

“看到……呃,他们正副队在议室,接吻。”唐柔脸上的表情相当古怪,手机那边苏沐橙没了声,她能想象那张漂亮的脸上应该也很精彩。半晌耳机里传来一个懒散的男声:“轮回队风这么开放,队员感情这么好怎么做到的,回头让包子方锐也学学?”然后就是一阵鸡飞狗跳。

唐柔懒得再听。她走出门,视线里是被各种建筑切割成几何形状的天空。

这时候那个男声又响起来。变天了,他说。

评论 ( 29 )
热度 ( 185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