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

想要变得可爱♡

【周江】昨日重现(三)

*考试周写的比较匆忙,有点糙

 

 

窗外仍然大雨倾盆,江波涛瘫软在床上累得快要睡过去,周泽楷把他抱在怀里,手指揩去他眼角透明的泪。

 

“喜欢江。”他轻声说,带了点鼻音像是哭过,用一种几乎撒娇的语气。他的声线温柔,眼神柔软又坚定。江波涛迷迷糊糊嗯了一声全是作答,周泽楷又把他抱紧了些,嘴唇印上光洁的额头。

 

这一场性/事的后果并没有多严重,第二天江波涛醒来时只觉得腰部酸疼,身体有点虚,再无其他后遗症。他恍然间想起一个同为剑系的前辈,某天早上突然一瘸一拐龇牙咧嘴地过来拜托他帮忙接个任务。江波涛善意地拍拍他的背让他好好养身体,对方是个直性子,瞪大了眼睛问他是真的没懂还是在装糊涂。

 

“第一次痛死了!再温柔也痛死了!”那个喋喋不休的炸毛声实在令人难忘。

 

江波涛伸了个懒腰心说周泽楷昨天绝对算不上温柔,做那么凶自己都没事,难道魔剑士的高防御还能用在这种地方?

 

等等他为什么这么熟练?

 

周泽楷不知什么时候起的,这时从外面回来了,带了热乎乎的早餐。江波涛身上睡衣还没换,坐在餐桌旁懒洋洋地吃奶黄包,宽松的袖子手一抬就滑下去一截,露出手腕上泛红的痕迹。领口也敞着,上面两粒扣子没扣,青紫的吻痕在白皙的脖颈上格外惹眼。周泽楷欲言又止,眼睛却有意无意瞟过去。江波涛被他盯得耳根发烫,往后退了一点双手交叉摆了个大大的拒绝:“小周你老实点,我们今天要去基地的。大明直接把你放跑了,上面正找他麻烦呢。”

 

周泽楷于是沮丧地低下了头,呆毛都不翘了。

 

方明华正在会议室里硬着头皮听一众管理层叨叨叨叨,吴启杜明吕泊远被安排到训练室加训,然而杜明借着两个人的掩护尿遁逃出,呼叫江波涛救急。

 

方明华在轮回算得上德高望重,枪王是他带出来的,魔剑士是他挖出来的,这几年失去了正副队的轮回战斗力下滑,是他一手主持把S区王牌战队的地位维持下来。他是队伍里最清醒的人,也用能做出明智的判断。管理层对他的信任无与伦比,这次却不能认同他的做法。他这么随便就让人把周泽楷带出去了,那是枪王。

 

“我清楚江副队的个性,也相信他们的默契。”方明华安静地听完管理层众人的不满后开了口:“我知道在座有不少都是三年内加盟轮回的,可能不了解枪王和魔剑士搭档的意义。周队长在培养液里休眠三年,中途只有战况实在吃紧时才会强制苏醒,解决以后再人工催眠。可他见到江副队之后立刻就有了行动,说明他对于江副队的精神力是非常亲近的。前天他们出现了第一次融合,江副队控制的很好。”

 

他吸了一口气继续说:“我不可能把小周交给一个会将他置于险境的人,于公于私都不会。我对于他们的磨合非常有信心。”

 

要相信爱的力量啊。他在心里说。

 

事情以江波涛和周泽楷的出现落幕。两个人被按着做了这样那样的检查,管理层拿着最终结果七嘴八舌一顿以后同意了方明华的放养计划。身体检查的时候周泽楷脱下短T露出后背上一道一道的抓痕,公开处刑,全场肃静。一无所知的周泽楷背对着他们躺在了仪器上,玻璃门外的方明华目瞪口呆。护士姐姐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江波涛一眼,江波涛脸上是强行风轻云淡的得体微笑,耳朵尖已经完全红了。

 

轮回见多识广的奶妈无语凝噎,偷溜出来的杜明抻着脖子扫了一眼嘿嘿一笑,跑回去宣布了副队反攻失败的消息。

 

折腾了大半天下午才被放回去,江波涛出门急匆匆的步子飞快,一面走一面还拽着周泽楷催他,大有丢下他一个人起飞的架势。周泽楷长腿一迈当即赶上了他,中午在食堂吃的没家里好,但也不至于饿成这样,更何况江波涛一直是不急不慢相当从容的性格,眼下简直崩了人设。周泽楷很想吐槽一句,但他不知道吐槽什么,被这个冲动憋的很难受。江波涛头也不回地拖着他,他没说去哪儿周泽楷也没问,就这么一路无言。

 

他们穿过拥挤的街道,在钢铁和玻璃构造的城市里奔跑,雨后的空气驱逐了燥热和喧嚣,江波涛的背影映在他干净的瞳孔里。周泽楷大脑放空,这一瞬间全世界都停滞下来变成模糊不清的光影,只有这个人,一举一动,毫发毕现。

 

“啊……这么多人啊……”

 

江波涛终于停了下来,看着面前长长的队伍叹了口气,表情哀怨里含了点兴奋。周泽楷抬头看了一下,几秒钟后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下,第三次抬头的时候江波涛双手捧着他的脸强行对上自己的脸:“限量版,蹲点好久了,之前在贺武就很想尝一尝,可惜那边没有实体店。记得小周是S区本地人,应该也很喜欢的吧?”

 

周泽楷被他捏着脸心情复杂,江波涛笑得跟小狐狸似的装模作样地解释。两个大男人在充满粉红泡泡的hellokitty主题甜品屋门口看着队伍对脸懵逼。排队的女孩子们百无聊赖于是欣赏周泽楷的脸打发时间,被多人视监的周泽楷明显慌了,女孩子们毫不避讳地拿出手机咔嚓咔嚓一顿猛拍,他本能地想跑,但江波涛那个狐狸似的笑容又过来了:“小周也喜欢的吧?”

 

“……嗯。”

 

江波涛突然觉得有点新奇,他很擅长营造舒服的相处氛围,大多数情况他能把握刚刚好的那个尺度,这是他待人处事的原则。像今天这么带了点耍赖性质的行为还是第一次,而他意识到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他们在女孩子们炙热的目光里等待了三个小时,周泽楷以逆天美颜分担了大部分火力,江波涛眯着眼睛时不时跟他聊几句,可能是心情原因说着说着就笑了。最后拿到那盒造型精美的甜甜圈的时候江波涛眼睛都亮了,跟柜台前的女孩子聊了几句才走。

 

“是来给女朋友买吗?”她对这两个好看的男孩子好感度爆棚,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江波涛刚想说是我自己想吃,周泽楷冷不丁冒出来一路:“陪男朋友。”

 

他声音不大,店里又热闹,售货员并不是很能理解他在说什么,于是笑笑没接话。

 

江波涛听清楚了,听清楚的一瞬间也理解了,然后就开始脸红,出了店门还是红,红到耳朵尖。他脑子里莫名冒出那天被按在床上哭着求饶的场景,感觉自己快要变成蒸汽机了。

 

他的蒸汽机状态持续了不知多久,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小区附近的公园。空气很好,抬头能看见澄澈的天空,很多小孩子在奔跑唱歌,蹦蹦跳跳大声说笑。有个穿粉色裙子的小女孩差点在他们面前来了个平地摔,周泽楷眼疾手快一把把她捞了起来。

 

小女孩飞速望了他一眼,怯生生地跑了。

 

过了一会儿又跑了回来,后面不远处跟了一个高中书模样的少女,可能是她的姐姐。小丫头憋了口气,大声说:“谢谢哥哥!!!”

 

周泽楷被她这一嗓子吼地愣了,小丫头手里还攥了个东西,张开手指是一只弹簧企鹅发夹,周泽楷就更愣了。

 

小丫头又重复了一遍:“谢谢哥哥!”然后把企鹅塞到了周泽楷手心里。江波涛从袋子里掏出刚买的棒棒糖递过去,然后对着前方那个姐姐模样的女孩礼貌地笑了笑。淳朴的少女被这两个男孩子帅到,捂着心口颤巍巍挥了挥手,心里巴不得刚刚摔倒的是自己。

 

他们在公园逛了一小圈,在人少的地方,江波涛把发夹别到了周泽楷头上。黑色的发丝柔软顺滑,他别了两下才调整好位置,然后退后一步欣赏了一下,拍了拍手。周泽楷呆呆的表情配上呆呆的企鹅杀伤力巨大,江波涛笑出声来,周泽楷就看着他笑。手上的袋子刚刚被拆开,江波涛低头让他帮忙扶着,自己提起丝带重新系了个蝴蝶结,动作连贯一气呵成,很漂亮。周泽楷看得眼前一亮。

 

江波涛说:“很简单的,小周你看,两条带子压在一起先打个活结,然后下线压上线,B形变S形,好啦。”

 

他又把丝带解开递给周泽楷:“小周试一试吧?”

 

周泽楷没动,江波涛的手指白皙纤细,绕着粉色布料的指尖触到了他的手背,热度透过丝带传过来。他眼睛亮亮的,嘴角微微扬起,是最温柔的弧度。黄昏时的阳光浓郁粘稠,像是化不开的蜂蜜涂在他的皮肤上。空气里有奶油甜美的香气,大片细小的尘埃翻滚着泛出金色的光。

 

肯定很甜,周泽楷想。他凑上去舔了一下,舌尖扫过微凉的嘴唇。

 

江波涛脑子里轰的一声,像是烟花爆炸的一瞬间,满世界刺眼的白光。

 

评论 ( 19 )
热度 ( 171 )

© 空空 | Powered by LOFTER